有影响力的艺术市场专栏作家回顾2013

[2013年12月17日]

 

在表现精彩的2013年尾声,我们邀请到全球艺术市场最受人尊敬的专栏作家来带我们回顾当前艺术市场令人惊喜的亮点以及对2014年的展望。

执笔于《艺术新闻》与《金融时报》的Georgina Adam
没错,还是有可能出现惊喜。这一群超级富豪的小团体还是会因为了声望、为了投资的理由,会继续追捧一群被视为“天之骄子”的艺术家们。因此,对于2013年市场价格,还蛮令我惊讶的,我觉得他们会提供更多的支援在这群艺术家身上,并搜览他们的创作,如经典名言“打铁趁热”,等待适当的时机出手。所以,如果2014年市场冷却下来,可能会让人吃惊。但就长远发展的关键因素来看,还是必须观察卡达尔是否继续买进作品,如果有一天他的购买力下降了,可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执笔于《Artnews》的Thane Peterson
对于至今还是男性主宰艺术市场这件事令我非常惊讶。没错,2013年在各个类型的艺术品价格飙升至一个荒谬的水平:中国绘画、印度艺术当代绘画作品、摄影、超级写实、贫穷艺术、印象主义作品等。然而,却没有任何一位女性艺术家进入拍卖风云榜。只有少数例外:日本在世艺术家风云榜中只有草间弥生及 MARISOL;比阿特丽斯•米亚兹斯(Beatriz MILHAZES)、阿德里阿娜·瓦勒亚 (Adriana VAREJAO)挤进巴西在世艺术家成交风云榜,胡安·米契尔 (Joan MITCHELL) 进入20世纪美国艺术家榜单及女性摄影家戴安·阿勃丝 (Diane ARBUS)。除此之外,任何国家、任何类型的拍卖风云榜皆是男性的天下。
当我们回顾历史便可理解:女性的贡献几乎在任何文化都是被边缘化的,直到近十几年,这样的情况才获得改善。举个例子来说,20世纪70年代,当我在艺术学院时,标准版的艺术史专书是见不到女性的名字。而2013年的今天,我们实在很难理解这种不公平的情况怎么还会存在,尤其是几位艺术市场女性代表人物(如:艺术代理商Victoria Miro、Barbara Gladstone拍卖界的领导者Amy Cappellazzo及在美术馆界皆为当前头号的策展人)仍鲜少出现在这类型的专属中。
依我而言,就是因为绝大部分的收藏家仍是有钱的男性,而且他们往往是保守的。他们对艺术收藏的想法传统并先入为主地认定过去收藏艺术作品的典范价值,而这样的口味会延续到未来。如果我是一位艺术收藏家,我会将焦点放在女性艺术家作品,因为随着时间,观念会转变,女性艺术家将更被认可,而她们的作品价格会达到跟男性艺术家作品相同的地位。也就是说,在未来十几年,有才华的女性艺术家作品的成长速度将会超过男性艺术家的作品。2014会令我惊喜的会是什么?那就是女性艺术家比2013年更受到市场认可。女性艺术家受到市场认可的时代一定会来,但不会那么快。

执笔于《时尚芭莎》中文版的Penny Liu
在本土市场的部分,新生代本土收藏家张晓军12月在北京苏富比买下赵无极作品。随后又在北京保利拍卖会后,以低于最低估价2,500万人民的价格买进方力钧在保利流拍的作品。在国际市场的部分,看到曾梵志的作品以1.8亿港元成交,感到非常开心,但同时也忧心这个成交价格会绕乱艺术家内心里的一湖平静。人们可能只记得艺术家所创下的作品新高交易纪录,而忽略了他在中国当代艺术史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在2014,将有更多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会创下千万港元/人民币的交易天价。这个尤其是在同侪比较压力下以金钱决定市场力量的竞争模式,是中国当代艺术圈的一个不良现象。

执笔于法国《Beaux Arts》艺术杂志的Armelle Malvoisin
今年艺术市场没有什么让我惊喜的事。先从拍卖市场刷新的成交纪录说起,在一个完全全球化时代的艺术市场中,来自全球各地的新兴亿万富翁收藏家,理所当然地视他们的口袋实力升抬艺术品价格。买家在公中拍卖场上的胶着厮杀只为竞得那些大师级、当代及战后指标性的艺术品,而当代艺术则被视为一种流行。上述类型的拍卖会则是全球两大龙头拍卖行的重点经营项目。
其次,在巴塞尔艺术博览会期间,这些买家将目光投注在那些能固定获利的艺廊所推出的艺术家作品。这些参展单位(美术馆,基金会)的贡献则在于肯定了这些艺术作品,升抬这些艺术家身价,让他们能以好价格进入二级市场。收藏家则乐于拥有一件被记录于艺术史中的作品,同时并成为发掘具潜力的艺术家的知音伯乐。在这里,我们谈论的是收藏、是名声、是投资。鸡尾酒会的功效应该会再次在2014拍卖会场上开花结果,写下超过2亿美元的成交新纪录,甚至更多。

执笔于《华尔 街日 报》的Kelly Krow
无论是艺术市 场在 世界的版图扩张或迁徙,这些现象都让我感到惊讶。中国藏家们正在哄抬乔治·莫兰迪(Giorgio MORANDI)与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的作品,几 年前,这些艺术家并不受重视;20出头岁的韩国人以超过1亿美元的价格标下了法兰西斯·培根的作品,并在同场次的会后竞拍场以1.42亿美元的价格买下爱德华·蒙克的《呐喊》,原本以为《呐喊》的纪录应该会再维持一段时间。 还 有,我们逐渐将艺术视为资产的其中一部分。今年在几个大型场合遇上了几个可能我们从没有听说过的艺术家——像今年在威尼斯双 年展广场展出的 »Encyclopedic Palace »表演的Yüksel ARSLAN、Arthur Bispo do Rosário及其他艺术 家。同 时,我也喜欢楊·維 梅爾Vermeer’s在纽约佛里克美术馆展出的《The Girl with the Pearl Earring》以及在华盛 顿国 家艺廊展出的《Dying Gaul》,毕竟多年来,还是那些没有标上价格的艺术作品让我屏 气凝神,无法呼吸。
所以我说我敢 打 赌,培根,2014年 肯定是你的年度,好好享受这个艺术市场的荣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