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雷(Man Ray)“超脱,但绝非漠不关心”

[2015年09月08日]

 

“超脱,但绝非漠不关心”(曼·雷(Man Ray)的座右铭),曼·雷(是先锋派艺术家中的跨界奇才,他玩世不恭、想象力丰富、动手能力极强。名扬大西洋两岸,在法国掀起了艺术革命,对美国艺术届的影响也极为深远。

曼·雷(MAN RAY)(生于1890年,卒于1976年)原名是伊曼纽尔·拉德尼茨基(Emmanuel Radinsky),他从姓和名中各选取了三个代表光线的音节字母,并自定义为“发光人”,体现了他对摄影艺术的崇敬之情(从词源上来讲:摄影就是用光线作画)。虽然曼·雷(Man Ray)曾调侃摄影并不是艺术,作为摄影师的他,同时也是画家、导演、收集爱好者、文字游戏大师、美国纽约“达达主义”先锋以及巴黎“超现实主义”代表。

纽约时期

1911年,立志于绘画艺术的曼·雷无意间从著名摄影师阿尔弗雷德·斯蒂格利茨(Alfred STIEGLITZ)位于纽约的画廊看到了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保罗·塞尚(Paul CÉZANNE)、康斯坦丁·布朗库西(Constantin BRANCUSI),这些现代主义艺术家的作品。这是一次令其大开眼界的邂逅。两年后,他在纽约军械艺博会(Armory show)上结识了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和弗朗西斯·毕卡比亚(Francis PICABIA)这两位“达达主义”先锋派艺术家,他主动与马塞尔·杜尚交好,从此这段友谊也改变了他的命运。
1916年,当“达达主义”在苏黎世正式诞生的时候(反对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抗议活动中),曼·雷在纽约完成了摄影肖像代表作:化名为若丝·瑟拉薇 《Rrose Sélavy》的马塞尔·杜尚的肖像。同时也完成了一幅名为《Promenade》(100厘米x80厘米)的画作。从这幅描绘酮体的作品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三年前的军械库艺博会给他的艺术审美带来的革新(受到立体主义和未来主义的影响)。其作品先后在伦敦、纽约、洛杉矶和巴黎的裘德波姆美术馆展出。2013年11月6日在纽约苏富比的拍卖会上,这幅划时代的作品以587.7万美元含手续费成交,同时创造了曼·雷迄今为止的最高拍卖纪录。
曼·雷和杜尚这对双人组合最早在美国引进了“达达主义”运动,然而这一运动在美国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成功。曼·雷将其归结为“达达主义在纽约无法存活”。之后他离开纽约来到法国生活,终于跳脱摄影与绘画本身形式的局限与区分,在不断摸索中形成了自己独树一帜的风格。

法国生活和早期物影摄影法(rayographie)

1921年马塞尔· 杜尚在巴黎迎接移居法国的曼·雷。当天晚上,他迫不及待地将其介绍给“超现实主义”流派的活跃分子们:路易·阿拉贡(Louis ARAGON)、安德烈·布勒东(André BRETON)、保罗·艾吕雅和加拉夫妇(Paul ELUARD et Gala)、泰奥多尔·法兰克尔(Theodore Oscar FRAENKEL)、雅克· 希戈(Jacques Rigaut)和菲利普·苏波(Philippe Soupault),曼·雷(Man Ray)很快融入了该艺术流派的圈子。
同年,他在巴黎的“达达主义”专场沙龙举办了两场摄影展;1925年“超现实主义”的首展也收入了他的几张摄影作品。这些展览都让他在法国逐渐被大众所熟知。为了谋生,他为不少时尚杂志拍摄大片(《Vogue》、《Vanity Fair》、《Harper’s Bazaar》、《Vu》、《Paris Variétés》)。此外,他还给希望给自己艺术作品拍照的同行艺术们服务,并包办了圈中好友的肖像照。例如马塞尔·杜尚、特里斯唐·查拉(Tristan Tzara)、弗朗西斯·皮卡比亚、让·谷克多(Jean Cocteau)、安托南·阿尔(Antonin Artaud)、安德烈·布勒东、李·米勒(Lee Miller)、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和加拉(Gala)。在巴黎的这段“疯狂岁月”中,他采用一种名为物影摄影法的技术,即不使用相机,直接将物体放置在感光纸上并暴露在光线下,画面效果会呈现出物体的投影。这种特殊的拍摄技法使其脱颖而出,也表现出极高的市场价值。2013年4月在纽约佳士得,他的一幅开面为23.5厘米x 17.8厘米的摄影作品以高达一百万美元的价格落槌,高出最低估值的四倍(120万美元含手续费)。这也是曼·雷的摄影作品首次突破百万美元大关。这证明了比起摄影作品,市场更倾向于给油画作品支付高价。这就需要一幅强有力的、高品质的历史杰作才能创造如此佳绩。而这幅在1922年拍摄的照片的确众望所归,同年,曼·雷还发明了物影摄影法。
曼·雷所拍摄的照片并不都是身价不菲,恰恰相反,大众所熟知的《Le Violon d’Ingres》通常只售几百欧元……市场上充斥着这幅多次冲印的作品。其中一些是来自90年代的印有“Man Ray Trust”的版权印章,另一些没有任何标识的大多是仿品。如果相片上有摄影师的签名,那价格就要超过5万美元了。《 Le Violon d’Ingres》被尊为20年代“先锋艺术”的代表,使用加了银盐的油墨,并层压在相片纸上。曼·雷(Man Ray)从画家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的《La Grande Baigneuse》这幅画作上得到启发,让自己的情人蒙巴纳斯的吉吉小姐(Kiki de Montparnasse)露背摆出了画中的姿势,并在背上画上了两个小提琴的音孔。这幅作品的最佳版本被多家大型美术馆收藏。巴黎蓬皮杜美术馆收藏的是来自原本属于安德烈·布勒东的一个版本。

情感之物

曼·雷(也是收集物品的天才、诗意的能工巧匠并乐于向世人展示自己的创作。他给自己的创意物件取名为“情感之物”。第一件作品是1919年创作的由纸板剪裁制作的而且可以活动的螺旋反光灯罩《l’Abat-jour》,比亚历山大·卡尔德(Alexander Calder)的动态雕塑还来得更早。他的改良版现成物品创作(ready made)更注重实用性,并主张“一切皆可能从无到有”的无政府主义。1957年版的l’Abat-jour在2008年(巴黎苏富比,7月3日)仅以9,400欧元成交,但仍是一个不俗的成绩,该系列的其它版本还未曾在市场上交易过。
l’Abat-jour》问世的两年后,曼·雷的另一件作品《le Cadeau》(1921年)也获得成功,这是一个底部布满一排铁钉的熨斗。这件危险又讽刺的作品有多个版本,每个版本之间的价格差异也很大。比如一个发行了十件的版本的平均价格在1万美元至2.5万美元之间(即便是少了一两颗铁钉),而另外一个发行了五千件的版本大多是在6百至3千美元之间,依据作品的状态和拍卖行的知名度而定。“现成物品”很少能卖出10万美元以上,除了《Vénus restaurée》(1936年)、《Pêchage》(1969年)、《Reliure》(1953年)、《Knights of the Square Table》(1946/61年)、《Astrolabe it’s a small Word》(1964年)、《Ce Que Manque à Nous Tous》(1935/72年)和《Objet à détruire》(1923年,该作品在1957年改名为《Objet indestructible》)。还有一件有名的作品是一个节拍器,指针上装饰着一只女人眼睛的照片。

很少有像曼·雷这样在业内声名显赫而市场表现却平平的艺术家。一年前不到,苏富比(2014年11月15日)从其继承者那里直接获得珍贵的270件作品,并在苏富比的拍卖场上分开竞拍。一些作品的成交价在3千美元左右,而被称为“情感之物”系列的作品售价不到5千美元,油画的价格也不到1万美元……这些作品大部分流入法国(巴黎)收藏家手中。曼·雷还是美国现代艺术历史上的重要代表,他在美国的市场需求也很高。这位西方现代艺术的巨匠目前在亚洲知名度还不高,仅有几家日本画廊将他的作品收编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