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忧参半的第一场陶布曼(Taubman)艺术藏品专拍

[2015年11月10日]

 

这场历史性的专拍不但使整个拍卖大厅座无虚席,而且吊足了人们的胃口,至少在开拍的时候。不过随着拍卖的进行,渐渐需要等待一番才能迎来激动人心的时刻,甚至带着一丝恐慌……最后,即使没有兑现最初的承诺,本场拍卖仍然取得了不俗的结果。

2015年11月4日本周三在纽约,苏富比团队上下整装待发,一丝不苟地戴上蝴蝶领结,身着晚礼服出场。私藏系列第一部分的77件现代和当代主义杰作轮番亮相,向世人证明了A·陶布曼是拥有美国最抢手私人藏品的收藏家之一。

交易结果与担保,一场金融赌注

这场赌注玩得很大,因为苏富比耗费巨资打造本场专拍,近400页厚的拍品目录详细记录了当晚竞拍的77批次拍品。其投资不仅限于此,尤其是苏富比在开拍前为该系列作出的高达5亿美元的交易保证:这一举动在拍卖史上史无前例!
这家美国拍卖公司,同时也是家上市公司,向出售方(陶布曼的遗产继承人)作出了资金方面的担保,成交额必须超过5亿美元(共有四场专拍),否则就要自掏腰包了。在开拍前作如此彻底的保证是前所未有的,但苏富比绝不允许出现这位已故前总裁的藏品流拍的局面。
这四场专拍中的第一场共实现了含手续费3.77亿美元的总成交额,即使我们的预期结果要比这个结果要高得多,但仍值得称道。陶布曼收藏的交易结果已经击败了在2009年举办的被誉为“世纪之拍”的皮埃尔·贝尔热和伊夫·圣罗兰(Pierre Bergé-Yves Saint Laurent)的私人藏品专拍(纯艺术类拍品的总成交额为2.55亿美元)。

共有12件作品以超过1,000万美元的高价落槌,

而原本预估的该等级的拍品为15件之多。除了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的一幅美轮美奂的油画作品刷新了纪录,其余拍品的价格并没有得到飞跃。此外竞拍的节奏有时非常缓慢,导致价格攀升的潜伏期很长。最后,大部分作品以大大低于估价的价格成交……

新的世界纪录 – (Frank STELLA) 弗兰克·斯特拉的大幅面几何油画作品《德拉瓦交叉点》(Delaware Crossing )众望所归,创下了的新纪录:含手续费1.369亿美元。这一佳绩比这位美国偶像的前世界纪录高出两倍。这件作品在美国市场出现得非常及时,因为目前一场致力于斯特拉的大型回顾展正在惠特尼博物馆举办。

明星拍品 – 阿米地奥•莫迪里阿尼(Amedeo MODIGLIANI):《波莱特·茹尔丹的肖像》(Portrait de Paulette Jourdain ,1919年)是陶布曼先生生前最喜欢的作品之一,也是画家生前创作的最后一批画作之一。该作品实现了承诺。从1,700万美元开始起拍,一路飙升至含手续费4,280万美元。《波莱特·茹尔丹的肖像》是目前莫迪里阿尼身价第二高的油画作品……但如果佳士得能在11月9日成功出售他的另一杰作《斜卧的裸女》(Nu couché),该纪录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被打破。

威廉•德•库宁 (Willem DE KOONING) :《无题XXI》(Untitled XXI,1976年)以含手续费2,489万美元成交。该拍品从1,600万美元开始起拍,轻松攀升至1,800万美元,但似乎再也过不去这道坎,尽管有多个买家通过电话委托参与竞价。苏富比的期望值更高(估价在2,500万美元至3,500万美元之间)。

Mark ROTHKO 罗斯科两件作品的成交价差强人意:《无题(紫蓝与绿)》(Untitled (Lavender and Green)) ,1952年)勉强挤进预估价格底线(含手续费2,041万美元)和《6号/赭黄、橙于酒红上》(No.6/Sienna, Orange on Wine ,1962年)最终以1,761万美元落槌,而其最低估价为2,000万美元。

Clyfford STILL : 他的历史代表作《PH-218》(PH-218,1947年)在其估价范围内以1,481万美元成交。

Pablo PICASSO 其油画作品《坐在椅子上的女人》(Femme assise sur une chaise,1938年)以含手续费2,000万美元成交,而苏富比的最低估价还要比该成交价高出500万美元……

Francis BACON : 《举手的男人》(Man with armed raised)以略为逊色的1,033万美元的价格在该估价范围内易主。

Edgar DEGAS :《白色的舞者》(Danseuses en blanc,1878年)是本场专拍中最受人瞩目的杰作之一。为此,苏富比在目录中大费笔墨地花了七页来描述该拍品。该作品本可以跻身德加身价最高作品的前3甲,但最终结果却令人失望:该拍品从 1,300万美元开始竞价,然后上升至1,400万美元便停滞不前,最终以含手续费1,700万美元收关。而其估价范围在1,800万美元至2,500万美元之间。若是在2008年,这样的大师杰作很可能创下神话……

其余表现不尽如人意的还有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 (《穿苏格兰格子大衣的马蒂斯小姐》(Mlle Matisse en manteau écossais),这幅1918年创作的油画,以含手续费1,369万美元成交,而其最高估价为1,800万美元); 胡安·米罗(Joan MIRO)(《门》(La porte),1931年,以1,340万美元成交,而其估价范围在1,500万美元至2,000万美元之间);甚至连来自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的《红磨坊里的女小丑Cha-U-Kao》(La Clownesse Cha-U-Kao)也只是勉强挤进了最低估价的含手续费1,200万美元;但另外两幅大师作品尤为令人失望,分别来自贾斯珀·约翰 (Jasper JOHNS)的《消失I》(Disappearance I)和德加的彩粉画精品《梳头的裸女》(Femme Nue de dos)。

交易结果喜忧参半,坦率地说其中一些令人失望。不过面对5亿美元的保证,这并没有将苏富比推向危险的境地:400件来自陶布曼的藏品将持续竞拍至2016年1月。

阿尔弗雷德•陶布曼个人简介

建筑系毕业的师阿尔弗雷德·陶布曼通过一笔贷款创建了他的首家小型百货商店,之后变成一个巨大的“购物中心”……从白手起家到短时间内迅速积累巨额财富,他完美诠释了“美国梦”。陶布曼先生在上世纪50年代开始收购第一批艺术品,之后这种热情就从未减退。其藏品涵盖了各个创作领域,从埃及古董与中国古董,到当代主义,再到印象主义、现代主义、美国艺术和古代艺术的佳作。上世纪60年代,他经常光顾位于纽约57街上的画廊,并独具慧眼发现了当时的先锋主义画派。在画廊经营主理查德·贝拉米(Richard Bellamy)的指点下,他还购买了罗伯特·印第安纳(Robert Indiana)、贾斯珀·约翰和弗朗西斯·培根的作品。他对艺术品市场的兴趣也日益渐长,包括在1983年买下了苏富比拍卖公司。不过丑闻随之而来,苏富比和佳士得由于非法建立有关买卖佣金率的协议而受到起诉。他于2001年辞去苏富比总裁一职,不过直至2005年,该公司大部分的掌控权仍握在他的手中。
阿尔弗雷德·陶布曼不但很好地分配了苏富比的收益,并且认真地制定了拍卖行的市场营销策略。他明确表示过,事实上,德加的杰作与冰镇啤酒之间的营销策略比我们想象的更为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