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富比和陶布曼(Taubman):一场过度市场化的专拍?

[2015年12月29日]

 

拍卖市场进入冬季停拍!各大拍卖公司结束一年的拍卖,并为即将到来的2016年第一季度的专拍做着积极准备。苏富比早已为一场属于阿尔弗雷德•陶布曼(Alfred Taubman)私人收藏的西洋古典大师专场蓄势待发。这位商人兼收藏家曾是这家杰出拍卖公司的总裁。这场订于2016年1月27日举行的专拍将是第三场及倒数第二场阿尔弗雷德•陶布曼私人藏品专拍。

已有两场致力于这个规模庞大的私人收藏的专拍在今秋拉开帷幕:第一场规模最为宏大,共有77件精心挑选的杰作亮相。2015年11月4日这场专拍在众多媒体的关注下举行,苏富比共产生了3.77亿美元的总成交金额,这样的结果对于私人收藏来说颇为惊人。其中共12件拍品以超过1,00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其中包括著名的阿米地奥•莫迪里阿尼(Amedeo Modigliani)的肖像作品《波莱特•茹尔丹的肖像》(Portrait de Paulette Jourdain,1919年),并以4,281万美元的高价成为当晚的亮点,但总体结果不尽如人意。

两周后进行了陶布曼私人收藏系列的第二部分专拍,这场专拍致力于19世纪及20世纪的美国艺术:相较于第一场而言,这场专拍的规模要“小得多”,名气也大不如前者,共产生了1,300万美元的总成交金额,并凭借585万美元刷新了艺术家马丁•约翰逊•赫德(Martin Johnson HEADE)的世界纪录(《佛罗里达日落》(The Great Florida Sunset))……当然这的确是个新纪录,不过这场专拍再次令人失望,因为赫德的这幅油画的估价原本在700万至1,000万美元之间。

在经历了苏富比战绩不佳的第一季度后(第一季度股价同比下跌7.​​45%),陶布曼私人收藏系列专拍显得缺乏热情,原本形势低迷的股价更是雪上加霜(在秋季专拍后,股价下跌了16%)。无论是为筹备和组织大型专拍所斥的巨资,还是销售保证体系的建立(唯一许下5亿美元销售承诺的陶布曼专拍),抑或是天价拍品的缺失,都让苏富比陷入了尴尬的境界。此外,新晋总裁泰德•史密斯(Tad Smith)也于今秋宣布自愿离职的打算,算是最终裁员前采取的一种温和措施。泰德•史密斯坚决实施节约开支,但绝不会坐以待毙。苏富比最近还雇佣了前佳士得美国区总裁马克•波特(Marc Porter)(2015年12月)便是最好的证明。

陶布曼私人藏品专拍的第三部分将于2016年1月27日举行。届时,苏富比将推出艺术史上的绝对代表作,如拉斐尔(RAPHAEL)和丢勒(Albrecht DÜRER)的杰作。尽管拍品目录中的大师都名声斐然,但不能与拉斐尔(Raphael)的作品相媲美:参与竞拍的是一幅12厘米直径的小幅面椭圆形油画作品《瓦莱理•奥贝里的肖像》(Portrait de Valerio Belli)。这幅作品是少数仍被私人收藏的拉斐尔的杰作,它的估价在200万至300万美元之间。至于丢勒的作品,则是一幅描绘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的墨笔画作品,其估价在100万至150万美元之间。这场专拍的重点还将聚焦古代大师托马斯•庚斯博罗(Thomas GAINSBOROUGH)的作品《蓝衣少年》(The Blue Page),其估价在300万至400万美元之间。除了这三大杰作,陶布曼专拍很可能出现缺乏亮点的风险……

不过紧接着的第二天,2016年1月28日的另一场西洋古典大师专场很可能会带来激动人心的场面。本场拍卖除了将展示来自克拉纳赫(Cranach)和约尔丹斯(Jordaens)精美绝伦的油画之外,投标者还将目睹数十年来巴洛克绘画中的最重要的一件拍品:一幅来自奥拉齐奥•真蒂莱斯基(Orazio GENTILESCHI)的代表杰作《达娜厄》(Danaë)。近两年来,参观者们可以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瞻仰这幅作品。如果这件拍品能在其估价2,500万美元至3,500万美元内成交,那么将成就真蒂莱斯基的绝对纪录。20年前,该纪录为700万美元(伦敦苏富比于1995年12月6日成交了其油画作品《摩西的裁决》(The Finding of Moses))。

纵然陶布曼的专拍不容小觑,但这些杰作并非唯一赌注。苏富比是否过分依赖于这场专拍,从而牺牲了即将登场的其它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