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地的艺术品

全球前500强艺术家在主要国家的分布状况图

全球前500强艺术家在主要国家的分布状况图

华裔法国艺术家案例

西方艺术品市场对赵无极、朱德群、艾未未、曾梵志、齐白石、林风眠、张大千、李曼峰、常玉和丁雄泉的浓烈兴趣一直有增无减,他们也是在海外拍卖市场上最受欢迎的十位中国艺术家。不过,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在20世纪下半叶侨居巴黎,彼时法国首都巴黎拥有前所未有的蓬勃创造力,吸引了众多外国艺术家。赵无极、朱德群、常玉和丁雄泉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其中有部分在世时便已声名鹊起,如赵无极 (ZAO Wou-Ki),而其他一些人则度过了默默无闻的一生,近些年才为人所知,如曾海文 (TANG Haiwen)。在这些艺术家中,由法国拍卖行经手的抽象主义杰作无数。2016年,赵无极在法国再次创下百万级拍卖纪录(作品12.10.1970,120万美元,苏富比巴黎拍卖行,2016年12月6日),这也是其2016年在亚洲以外的市场上唯一一个百万级拍卖。作为中法艺术品市场上的领军人物,赵无极的作品价格指数从2000年至今已增长了886%。步其后尘的朱德群 (CHU Teh-Chun)也在中国以及海外市场上显示出强劲的生命力。其身价也实现了飞升,一件在2000年以100美元买下的朱德群作品,在今天已经价值1,665美元。朱德群的作品在巴黎创造了数项百万级拍卖纪录,不过他的拍卖纪录通常出现在伦敦、纽约和亚洲。他的最新拍卖纪录是2016年11月26日在香港由佳士得拍卖行以1,18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的作品《雪霏霏》。

在法国、伦敦和纽约,藏家们在艺术品尤其是中国艺术品的口味上经常意见不一。英美藏家偏爱中国当代艺术的后起之秀,而法国藏家则显然更钟爱战后艺术家,尤其是曾留法学习、创业或教书的那批人。有20世纪华裔法国艺术家的珠玉在前,中国当代艺术的新秀们在西方艺术品市场上的表现尚存在一些起伏,不过他们在十几年前曾有过一次身价剧增的时期:如张晓刚 (ZHANG Xiaogang) 的作品《血缘·大家庭1号》 在2011年10月3日由苏富比香港拍卖公司以84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2016年再次拍卖的成交价仅为490万美元,贬值达350万美元。

日本艺术家在世界范围内的势力

20世纪和21世纪的日本艺术家活跃在全球的艺术品市场上。藤田嗣治白发一雄奈良美智草间弥生的百万级拍卖纪录多在香港诞生,但在西方艺术品市场上,狂热的需求也引发了价格的攀升。草间弥生三分之一的年收入来自于美国,白发一雄超过三分之一的年收入来自于英国,藤田嗣治也有四分之一的收入来自美国市场,而工藤哲巳更是有80%的收入来自法国和英国市场。

2016年日本十大艺术家

艺术家 拍卖总成交额 (美元) 拍卖总成交量 年度最佳纪录 (美元)
1 草间弥生
(Yayoi KUSAMA (1929))
64,986,443 512 2,539,936
2 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 (1959))
29,903,701 202 3,103,911
3 白发一雄
(Kazuo SHIRAGA (1924-2008))
27,356,088 90 2,684,192
4 藤田嗣治
(Tsuguharu FOUJITA (1886-1968))
21,387,733 504 5,082,600
5 村上隆
(Takashi MURAKAMI (1962))
9,989,765 388 2,014,432
6 田中敦子
(Atsuko TANAKA (1932-2005))
7,391,741 42 1,322,514
7 元永定正
(Sadamasa MOTONAGA (1922-2011))
4,470,626 162 629,520
8 今井俊满
(Toshimitsu IMAI (1928-2002))
3,790,530 141 474,720
9 嶋本昭三
(Shozo SHIMAMOTO (1928-2013))
3,503,853 53 333,560
10 杉本博司
(Hiroshi SUGIMOTO (1948))
3,397,476 124 389,170
© artprice.com

工藤哲巳 (Tetsumi KUDO)的个人拍卖纪录诞生于巴黎。其创作于1973年的一件无题作品于2016年12月7日由苏富比拍卖行以超过22.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在过去的两年里,工藤哲巳在伦敦、巴黎和纽约共计售出了六件单价超过10万美元的作品,翻新了此前的价格水平。西方对工藤哲巳的“新生态”表现出浓厚兴趣,纽约的Andrea Rosen画廊为其举办了个展(2016年10月-11月),德国也在卡塞尔的弗里德里希阿鲁门博物馆举办了工藤哲巳回顾展(2016年10月25日-2017年1月1日)。白发一雄 (Kazuo SHIRAGA)也于2014年在巴黎创下个人拍卖纪录,其作品价格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举办其大型回顾展《Gutai: Splendid Playground 》(2013年2月15日-5月8日)过后一路飙升。其代表作在巴黎、纽约、香港和慕尼黑均创下百万美元级的拍卖纪录。2016年,白发一雄有11件作品分别在亚洲、美国、英国以及法国的拍卖市场上拍出百万美元级价格,这其中,法国市场对于白发一雄的重大意义可与香港比肩。

此外,在纽约,高松次郎(Jiro TAKAMATSU)山口长男(Takeo YAMAGUCHI)均创下全球拍卖纪录,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也再次拍出百万级作品(《愿世界和平》(Wish World Peace),约290万美元,2016年11月17日,苏富比),并在2016年创下六项亚洲纪录。藏家对奈良美智的追捧也使其画作迅速增值,2016年5月28日佳士得香港发布的拍卖手册的封面就是奈良美智的作品《Banging the Drum》。这幅于2014年10月在伦敦首次成交(近77万美元)的画作在2016年已经逾百万美元(116.4万美元),在两年的时间里增值达51%。

藤田嗣治各年度拍卖总成交额变化图

藤田嗣治各年度拍卖总成交额变化图

藤田嗣治 (Tsuguharu FOUJITA)的再次增值也引人关注。在相对沉寂的几年过后(其遗孀藤田君代禁止对其已故丈夫的作品进行复制和展出),借法国和日本纪念藤田嗣治130周年诞辰之际,其作品才再次走入公众视野。如今,西方(占艺术家2016年拍卖收入的近40%)和亚洲的藏家对其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2016年4月3日,其作品《裸女与猫》(Nu au chat)由苏富比香港拍卖公司以超过500万美元的创纪录价格拍出,买家为上海的龙美术馆。这幅精致而恢宏的大作在2014年就以190万美元的高价震撼拍卖市场。不过,藤田嗣治并非当今身价最高的日本艺术家。他位列全球排名第23位的草间弥生 (Yayoi KUSAMA)之后(6490万美元),后者的年度最佳拍卖纪录由作品《云的思考》(Cloud Considering)创下,这幅由The Market公司于2008年在东京以8.5万美元拍出的作品,在2016年5月28日由香港佳士得以250万美元的价格再次成交,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增值240多万美元,增幅惊人!草间弥生自2000年到现在的价格指数增长率超过720%,被誉为“草间弥生现象”。

其他在今年创下拍卖佳绩的日本艺术家还包括:创下47.472万美元拍卖纪录的今井俊满(作品《当代时光》(Temps Modernes),香港苏富比,2016年4月3日)、受到热捧并在两年的时间内迅速增值的元永定正以及在香港和东京首次拍出两件百万级作品的田中敦子

拉丁美洲艺术家的崛起

拉丁美洲艺术(包括阿根廷、古巴、巴西、墨西哥、智利)是一块潜力巨大的市场,全球的需求日渐增长,每年的相关拍卖也层出不穷。富艺斯拍卖行与佳士得和苏富比等拍卖巨头在该领域势均力敌。2016年5月,富艺斯拍卖行宣布其拉丁美洲艺术品拍卖收入自2009起已经增长了305%。除了人尽皆知的林飞龙(Wifredo Lam)、鲁菲诺·塔马约(Rufino Tamayo菲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Felix Gonzalez-Torres利奥诺拉·卡林顿(Leonora Carrington杰塞斯·拉斐尔·索托(Jesús Rafael Soto外,今年创下拍卖佳绩的还包括墨西哥后极简主义画家加布里埃尔·奥罗兹科Gabriel OROZCO)、哥伦比亚女画家奥尔加·德·阿马拉(Olga DE AMARAL、巴西人何里欧·奥蒂塞卡(Hélio OITICICA(美国卡内基艺术博物馆举办了其作品的大型回顾展,2016年10月1日-2017年1月2日)、切尔多·梅雷莱斯Cildo MEIRELES)(首位在伦敦泰特美术馆举办回顾展的巴西艺术家,2008年)和米拉·辛德尔Mira SCHENDEL),其中2016年11月16日,辛德尔的一件无题作品由富艺斯拍卖行以97万美元的新纪录售出。乌拉圭艺术家巴勃罗·阿特楚加利Pablo ATCHUGARRY)和阿根廷艺术家古勒莫·奎提卡(Guillermo David KUITCA也创下全新的拍卖纪录,与此同时,古巴艺术家也势头不减:曼纽尔·曼迪夫(Manuel Mendive在两年的时间里实现了年拍卖收入两倍的增长,埃斯特里奥·塞古拉(Esterio Segura马里亚诺·罗德里格斯(Mariano Rodríguez卡洛斯·恩里克·戈麦斯(Carlos Enríquez Gómez也创下个人的拍卖最好成绩,百岁艺术家卡门·埃雷拉(Carmen HERRERA的身价也一路高歌猛进。各大拍卖行开始迅速对埃雷拉趋之若鹜:其年收入在两年的时间内从不到1万美元上升到了近120万美元。

拉丁美洲艺术品创下的新拍卖纪录(精选)

艺术家 作品名称 成交金额 (美元) 拍卖公司
Mariano RODRIGUEZ (1912-1990) Pelea de gallos》(1942) 1,087,500 2016年11月22日 纽约佳士得
米拉•辛德尔
(Mira SCHENDEL (1919-1988))
Sem titulo》(1985) 970,000 2016年11月16日 纽约富艺斯
Carmen HERRERA (1915) Cerulean》(1965) 970,000 2016年11月16日 纽约富艺斯
Carlos ENRIQUEZ GOMEZ (1900-1957) Desnudo de Eva en el Hurón Azul》(1951) 511,500 2016年11月22日 纽约佳士得
吉列尔莫•奎塔卡
(Guillermo David KUITCA (1961))
« Deng Haag – Praha »》(1989) 511,500 2016年11月22日 纽约佳士得
© artprice.com

纵览2016年,拉美艺术品市场的最佳业绩依然出自传统的大牌艺术家之手,如鲁菲诺·塔马约(作品《Sandias》由佳士得以216万美元售出,作品《Sandías y naranja》由苏富比以229万美元售出)和再创两项百万级拍卖纪录的林飞龙,其中最优异的当属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这位传奇人物在艺术品市场上的生命力经久不衰。2016年,这位墨西哥艺术家至少拍出了五件作品,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共计拍出的画作达到24幅。而其作品《Dos desnudos en el bosque》更是创下了全新的世界纪录,这幅长达30厘米的作品于5月12日由佳士得纽约以8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在这项纪录诞生仅仅六个月后,一幅意料之外的弗里达作品《Niña con collar》流入市场:这幅画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一直悬挂在加州的一户人家里,2016年夏天才被重新发现。该画是1955年迭戈·里维拉亲自赠送给一位曾在弗里达工作室帮衬的女性,最终以超过180万美元的价格由苏富比寻得买主,与估价相当。这类意外发现也证明了市场依然保有对这些知名画家的需求,未来我们也可能发现更多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