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品市场特点(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

中国艺术品市场稳中有升

2016年,全球艺术品市场进一步降温,纯艺术拍卖总额124.49亿美元(含佣金),同比2015年减少23%。中国艺术品市场由于近几年企业收藏的介入,加上拍卖行着力发掘从未或多年未在拍场中出现的“精品”、“生货”,使得中国纯艺术市场得以突破困境,缓慢爬出底部行情。

2016年中国纯艺术拍卖总额47.9亿美元,占全球市场份额38%,同比2015年份额增涨8%,位居全球第一(排名超越美国。美国在2016年实现的纯艺术拍卖总额为35亿美元)。

2008年至2016年中国纯艺术拍卖成交额变化图

Graph23_Evolution-du-marché-Fine-Art-en-Chine-ZH

2016年度,整体来说是一个稳中有升的良好局面,各家拍卖公司深入贯彻“减量增质”原则,征集那些从未露面的、沉淀在各个藏家手中的精品。供给侧从行家货转变为深藏不露的藏家货。39件拍品超过1,000万美元成交,让市场各方信心均有所增强。以企业收藏和年轻藏家为首的新藏家群体纷纷介入市场,这让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增加了新鲜的血液和充足的新增资金。可以说,2016年呈现了市场日后发展的一个方向:一个健康、良性并且可持续发展的方向。

2016年中国纯艺术作品成交额占比图

Graph24_Produit-des-ventes-Fine-Art-en-Chine-par-gamme-de-prix-ZH

区域市场方面,港澳台地区成交量同比下降16.22%,成交额却上升16.67%,表现相对稳定。内地方面,北京地区以22.9亿美元依然占据着中国纯艺术品市场的龙头地位,其优势比较凸显,市场份额上升5.82%。京津地区成交量和成交额在占比方面基本持平。京津地区作为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高度繁荣地区,其每一季的表现足可以影响整个市场走向。而长三角地区现在所呈现出的状态是高成交量,低成交额,这一状态与早期的京津地区类似。拍卖市场需要一个从萌芽到成熟的过程,这是必然的,长三角地区现在处于发展初期,高成交量,低成交额反映出了对于拍品精品率的把控问题,这与香港地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书画市场精品层出不穷,新一轮行情正在启动

2016年,中国书画市场趋于冷静和理性,成交数量、总成交额同比分别下滑22%和3%,市场份额占中国纯艺术市场总额的81.59%。本年度,中国书画板块最大特点就是高价迭出,超过500万美元成交的拍品较前两年有突发性的增长,共86件,同比增涨32.3%,贡献了24.78%的市场份额。

2008年至2016年中国书画市场走势图

Graph25_Evolution-des-Ventes-de-Peinture-et-Calligraphie-chinoises-ZH

高价拍品的增长,从拍卖方来说,体现出市场不是缺钱而是缺少好的拍品,当流传有序的好货、生货、经典作品出现的时候,依然会引起大量资金的追逐竞购;第二,高价拍品的出现,对购买方也形成了一定的刺激收藏效应。由于越来越多的企业介入艺术品收藏,从开始就高屋建瓴、出手不凡,没有价格限制的心理障碍,说明这些后起的收藏机构和收藏者充分吸收了前二十年来拍卖市场收藏所揭示的取胜之道,在于注重作品本身而不是其价格。这些观念在大企业和大藏家的购买行为中得到充分的体现。同时也说明,企业有强烈的意愿和充分的资金支持他们的文化产业和文化形象的建设。

2016年,古代书画板块热度持续,由于其稀缺性和精彩度而倍受瞩目。宋元精品引领古代书画市场,表现依旧强劲。本年度,古代书画成交量同比下降5.17%,成交额却增涨41.16%。北京保利推出的元代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卷》(Five Drunken Kings Return on Horses),以 4,589万美元成交,不仅刷新个人作品拍卖纪录,并创造了2016年全球最贵的中国艺术品纪录。由苏宁集团购藏,成为即将开馆的苏宁博物馆镇馆之宝之一。在市场调整时期,古代书画发挥出了中流砥柱的作用,稳固了中国书画拍卖市场,亦再次证明市场对于精品的追捧和接纳。

近现代书画作为中国书画市场的重要板块,在经历长达5年时间调整后,本年度市场逐渐呈现复苏的迹象。近现代书画成交量同比下降12.74%,成交额基本与去年持平。近年来企业收藏对于高端艺术品的需求,进一步提升了近现代书画的行情。在2016年中国纯艺术艺术家榜单中,近现代书画艺术家依旧占据着统治地位。表现最为抢眼的是张大千(ZHANG Daqian),以885件拍品成交,3.55亿美元的成交额,位居排行榜第一。紧随其后的是齐白石、傅抱石。其中,张大千 1982年作《桃源图》(Peach Blossom Spring) 在香港苏富比,以3,433万美元成交;傅抱石 1954年作《云中君和大司命》(The Gold of Cloud and the Great Lord of Fate) 在北京保利,以3,477万美元成交。

当代书画方面,2016年市场热度继续下降,成交数量、成交额同比分别下滑32.68%、16.65%。从成交结果来看,当代书画板块继续呈疲软态势。古代书画和近现代书画在精品生货和企业收藏的双重助力下强势回归,而当代书画依然处于结构性的调整中。前几年一些炙手可热的当代书画艺术家在本年度的艺术家榜单中几乎不见了踪迹。

纵观本年度整个中国书画板块,高端艺术品市场走势持久稳固,市场对拍品独一无二的追求已经超越了以往惯性的认知;另一方面,经过2012年到2015年持续的调整,已经基本消化和完成了中低位拍品的轮换。而后所谓的调整,其实是市场在进行自己风格和审美的切换。在今后的中国书画拍卖市场,谁顺应了新的审美需求,谁就把握住了新的市场。

2016年,中国纯艺术艺术家成交额Top10

实名 年代 上拍总量 成交总量 美元成交额
1 张大千
(ZHANG Daqian (1899-1983))
近现代 3,881 885 354,813,562
2 齐白石
(QI Baishi (1864-1957))
近现代 3,151 711 230,082,436
3 吴冠中
(WU Guanzhong (1919-2010))
当代 736 189 197,341,070
4 傅抱石
(FU Baoshi (1904-1965))
近现代 1,512 170 158,209,076
5 崔如琢
(CUI Ruzhuo (1944))
当代 115 78 121,614,730
6 黄宾虹
(HUANG Binhong (1865-1955))
近现代 2,262 366 91,688,633
7 赵无极
(ZAO Wou-Ki (1921-2013))
当代 147 113 84,483,153
8 李可染
(LI Keran (1907-1989))
近现代 1,066 247 81,509,796
9 吴昌硕
(WU Changshuo (1844-1927))
近现代 3,328 652 76,342,615
10 徐悲鸿
(XU Beihong (1895-1953))
近现代 1,931 275 75,796,694
© AMMA

中国油画市场逐渐走向理性,整体“触底反弹”

2016年,油画及当代艺术板块由于一些老藏家及私人美术馆的加入,重新为中国现当代艺术市场注入一剂强心针,使之正在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本年度,油画及当代艺术板块总成交量同比缩减22.63%,为6,804件,总成交额基本与去年持平,为8.82亿美元。

2008年至2016年油画及当代艺术市场走势图

Graph26_Evolution-des-Ventes-de-Peinture-à-l'Huile-et-Art-Contemporain-ZH

 

从市场观察来看,2016年油画及当代艺术板块,无论国内外,都想把中、日、韩、远东艺术进行风格和市场整合。尤其是佳士得对于日、韩艺术的强调,希望借此来弥补中国大陆当代艺术在潮流变迁时期的低迷市场。如草间弥生(Yayoi KUSAMA)等,得到了中国藏家的持续关注。而中国本土当代艺术依然呈现着“正在涌现、正在发展”的过渡期特点。只要作品时代意义充分、美术史地位明确、作品质量上佳,市场就会奉上高价,也心甘情愿为市场推波助澜。

本年度,二十世纪早期油画板块的表现尤为突出,交易热络、溢价率高,显示出藏家对本板块价值判定的认可和信心。同时,此板块的优异表现对成交额的拉升,以及对市场的带动功不可没,相信也会对未来的市场产生持续性的推动力。

吴冠中、常玉、朱德群、赵无极(ZAO Wou-Ki)等二十世纪现代艺术大师依旧是本板块的主力军。其中,香港保利推出的吴冠中 1997年作《周庄》(The Zhou Village),以3,021万美元成交,在本年度油画市场中拔得头筹;另一件吴冠中 1997年作《荷塘》(A Lotus Pond),以1,359万美元成交,位居年度第二,可以说本年度延续了吴冠中市场的强势回归。香港佳士得推出的常玉 50年代作《瓶菊》(Chrysanthèmes dans un vase en verre),以1,326万美元成交, 朱德群 1990~1999年作《雪霏霏》,以1,175万美元成交,刷新了艺术家的个人记录。

今年同样火热的二十世纪早期油画艺术家还有吴大羽。香港苏富比、北京保利、北京匡时等多家拍卖行都推出了吴大羽作品,且几乎都全部成交。其中,香港苏富比推出的吴大羽约1980年作《无題14》,以231,4万美元成交。从本年度成交来看,二十世纪早期艺术板块市场依旧持续坚挺。一方面,由于上述几位艺术家的作品本来存世量就不多,在拍场上每释出一件就足以成为藏家争抢的对象。另一方面,这也证明了市场不缺买气,而是精品。

2016年,当代艺术市场的价值判定则逐渐明朗化。如果说前两年拍卖市场还在进行摸索性的调整,通过今年的拍卖,我们则感觉到市场对当代艺术的价值判定慢慢趋于认同,藏家在出手方向和价格认定上也慢慢趋于一致。当代艺术板块是毋庸置疑的增量市场,随着艺术价值判定逐步达成共识,且与市场价值匹配后,这个板块才会实现稳定、健康、持续的增量。

北京匡时推出的“从十倒数:张颂仁先生重要私人收藏”专场, 张晓刚作于1995年的《血缘:大家庭二号》(Bloodline Big Family No.2),以572万美元成交,成为本场最高价拍品。保利华谊(上海)推出的曾梵志 (ZENG Fanzhi) 2007年作《无题07-14》,以319万美元成交。今年不少国内重要藏家与私人美术馆都参与了许多当代艺术作品的竞拍。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赵旭表示:“大概有30%的新藏家进入,且都是国内的藏家。又因为价格有所下降,所以很多老藏家返场来买东西。”

此外,值得注意是,国内拍卖行逐渐试水“西方大师”作品,开创全新板块。保利华谊(上海)推出的“对话:重要东西方艺术夜场,从元人秋猎图到毕加索”一举斩获8,919万美元,成交率88%。其中人气超高的毕加索作品《灯下的女人(杰奎琳)》(Femme sous la lampe (Jacqueline))以879.7万美元成交,莫奈、高更、莫兰迪等西方大师作品也悉数高价成交。此次夜场西方艺术品的总成交额超过3,000万美元,如此高人气高买气说明引进西方现代大师的作品确实为国内油画市场带来了新鲜血液与可能。

(2016年度艺术市场报告——中国部分,数据来源均出自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统计时间为统计时间2016年1月1日至12月31日。)

Enregistr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