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艺术品市场的金融控制

2016年全年,面对艺术品市场的观望态势,拍卖行依旧圆满地完成了刺激需求增长的目标。中国市场实现了稳定的拍卖收入,西方市场则达成了史无前例的高成交量(共计售出39.8万件拍品)。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拍卖行的首要目标都是巩固市场的核心,而不再是各方竞相追逐打破纪录。

这种局面与艺术品市场上日益白热化的竞争息息相关,各大拍卖行的管理策略都趋于平稳与强硬。2014年,苏富比遭受到包括对冲基金大佬丹尼尔·勒布(Daniel Loeb)在内的股东的压力。在苏富比勤恳效忠34年(其中有14年担任总裁)的威廉·鲁普雷希特(William Ruprecht)卸任,让位于商人泰德·史密斯(Tad Smith)。而在佳士得,为不断提升公司业绩,总裁位置也相继由来自各个大型集团公司的人士担任:包括2010年的马文斐(Steven Murphy),2014年的白璧珊(Patricia Barbizet)和2016年的吉尧姆·塞鲁迪(Guillaume Cerutti)。而许多关键岗位上的重大变动也凸显了各大拍卖行之间乃至整个艺术品市场上的激烈竞争。12月,布萊特·格文(Brett Govry)也离开了佳士得的当代艺术和战后艺术品部门,加入Dominique Lévy画廊。

艺术品市场的各个层级都感受到来自金融领域的压力。事实上,许多大型银行(如瑞士联合银行、德意志银行、摩根大通银行等等)已经成为大型艺术活动的强力合作伙伴,包括博览会、双年展、展览、有奖竞赛等等,对艺术家的身价起到了重要影响作用。而一些跨国企业为了进一步提高声望也开始致力打造艺术事业,或是创办自己的展览中心,路易威登基金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大型企业和金融机构的力量开始渗透进高端艺术领域,而前者的要求标准为艺术品市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高效。目前的损益表显示一切都得到了改善!新上任的苏富比总裁泰德·史密斯在任职的头一年就实施了一项强有力的自愿离职计划,且在过去的两年里,苏富比已两次调整了佣金(买家支付)。此外,苏富比还推出了一系列鼓励买家和卖家的措施:包括担保金、在线拍卖,等等。

过去一年内采取的调整措施也确实带来了效率的提升。艺术品市场的交易速度实现了飞跃。交易数量有了大幅攀升,拍卖业中的长期薄弱环节:艺术品的流通性问题也得到了明显改善。艺术品市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保障,以确保买卖双方在最佳场地、最佳时间完成交易。在银行负利率期间,艺术品市场也可以提供具竞争力和吸引力的替换投资方案。

在这个全新的平衡局面之中,博物馆始终处于核心的位置,但依然经历了深刻的变化。今天的博物馆需要容纳私人展览,同时还受到金融力量的支配。越来越少的博物馆可以直接购入大师作品,公共博物馆需要依靠遗产继承、捐赠和赞助等手段,此外还需要在艺术创作过程中给予更积极的帮助。无论如何,要理解艺术品价格持续快速的增长以及艺术品市场内部的权力游戏,博物馆都继续面临一个无法回避的“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