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您能够顺利使用网站所有功能,请您启动Cookie(数据包)设定。

艺术家的身价

叹为观止的年度拍卖结果,飞速攀升的身价……谁是当代艺术品市场身价最高的艺术家,全球市场又作何反应?

当代艺术品市场是投资者大显身手的天下。阔绰的投资人以天价购入艺术家(多为美国艺术家)作品,使其价格以惊人的速度飞升,实现十万计、乃至百万计的增值。

身价最高的当代艺术家包括巴斯奇亚、克里斯托弗·伍尔、马克·布莱德福特和理查德·普林斯。单巴斯奇亚一人就揽下本年度《当代艺术品拍卖百强榜》的20件,成为当代艺术品市场最重要的经济支柱。面对与美国的竞争,中国市场表现得分外活跃,部分中国艺术家也因此脱颖而出。有20余件中国拍品的成交纪录进入百强榜,其中陈逸飞以2,260万美元摘得中国艺术家头名。除了少数英国知名艺术家,如塞西莉·布朗、安东尼·葛姆雷、彼得·多伊格和达米恩·赫斯特,以及德国人托马斯·舒特 (Thomas SCHÜTTE)、阿尔伯特·厄伦 (Albert OEHLEN)和意大利人鲁道夫·斯汀格尔 (Rudolf STINGEL),欧洲艺术家在该排行榜中寥寥无几。其中斯汀格尔自从迁居到纽约后,便更受到美国买家而非本国买家的追捧。

今天,当代艺术品市场的金融实力仰赖的是众多艺术家中的一小撮:从2017年7月到2018年6月间至少完成一件拍卖的当代艺术家共有20,335名,其中前500名表现最为优异的艺术家贡献了全球收入的89%。前三位的巴斯奇亚、多伊格和斯汀格尔一同贡献了全球收入的22%,不及上一年度巴斯奇亚、多伊格和伍尔的前三名组合创造的27%的全球收入。

最佳艺术家对市场的贡献占比

最佳艺术家对市场的贡献占比

荣誉奖台

本年度成交价最高的作品毫无悬念是让-米歇尔·巴斯奇亚 (Jean-Michel BASQUIAT)。其作品《Flexible》于2018年5月17日由富艺斯纽约以4,500多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一年前,这位艺术家的另一幅作品首次迈入了1亿美元的大关,刷新了当代艺术品市场的纪录。1984年,收藏家以2.09万美元的价格购得这幅创作于1982年的无题画作,并在33年后以5,300倍的价格(1.105亿美元,《无题》)重新售出。巴斯奇亚画作今日的天价使其在20年内实现了2,000%的惊人增幅。艺术家于1988年过世时,其最优秀的作品售价也未超过10万美元,但其身价已然呈现迸发之势。在今天,10万美元只能买到巴斯奇亚的小幅画作,且通常为不带色彩的毛毡画,而正是富有表现力的色彩为巴斯奇亚作品增添了额外的风味。

2000年迄今,巴斯奇亚的价格指数上涨了1,880%,本年度的拍卖收入也达到了2.56亿美元,由此成为当代艺术品市场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彼得·多伊格 (Peter DOIG)排名第二(1.009亿美元),有六件作品进入百强榜。

多伊格作品的价格涨幅可与巴斯奇亚相提并论。这位英国艺术家在18年的时间里价格指数上涨了2,200%,也就是说,2000年用100美元购入的多伊格作品,到今天可以平均升值到2,300美元。这一壮观的涨价趋势从多伊格耳熟能详的画作《山涧间的建筑师小屋》不断售卖这一点上可见一斑,该作五次进入拍卖市场。

彼得·多伊格作品《山涧间的建筑师小屋》历史成交纪录

拍卖日期 成交拍卖公司 成交金额(美元)
2002年6月26日 伦敦苏富比 474,838 $
2007日5月15日 纽约苏富比 3,624,000 $
2013年2月13日 伦敦佳士得 11,975,939 $
2016年2月11日 伦敦佳士得 16,346,086 $
2018年3月7日 伦敦苏富比 19,958,612 $
© Artprice.com

 

在《山涧间的建筑师小屋》的连续拍卖过程中,交易速度不断加快,作品每一次再度进入拍卖市场,都实现了数百万美元的增值。

鲁道夫·斯汀格尔 (Rudolf STINGEL)以5,230万美元的全球收入位列三人组末位,与去年的数字不相上下。斯汀格尔创下了价格指数增幅最大的纪录:从2001年起迄今上涨了12,550%……这位1956年出生于意大利的高产艺术家自2006年格拉西宫落成以来,就得到弗朗索瓦·皮诺的鼎力支持。2007年,斯汀格尔在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举行了回顾展,其价格也在同时期急速上升,拍出了首个百万美元等级的作品(1989年的《无题》,120万美元,佳士得纽约,2007年11月13日)。直至2018年夏初为止,他还拍出了其它48件百万等级作品。

巴斯奇亚、多伊格、斯汀格尔价格指数演进

巴斯奇亚、多伊格、斯汀格尔价格指数演进

映证

年度收入的结果映证了一些趋势,尤其是英语国家市场新近发现的艺术家势力逐渐强大,以及市场对街头艺术的需求增高,热潮未褪。

街头艺术中的顶尖作品受到年轻流行偶像的粉丝和阔绰收藏家的竞相追捧,成交量在市场上占据统治地位。谢帕德·费瑞 (Shepard FAIREY)、班克斯 (BANKSY)、凯特·哈林 (Keith HARING)和KAWS 的作品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商业成功。这四位街头艺术的代表艺术家位列全球最畅销的当代艺术家中的前五。

居于首位的谢帕德·费瑞 (Shepard FAIREY) 风头强劲,在一年的时间里拍卖成交量翻了一倍(今年的675件,对比上一年度的343件)。其90%的拍品均为不超过1,000美元的版画,该价位对于其作品的主要市场:法国(其78%的作品在法国售出,在美国为7%)尤其具有吸引力。显然,在艾德、塔桑、Aguttes和Leclere等拍卖行组织的主题拍卖带动下,街头艺术已成为法国冉冉升起的一块小众市场。

备受关注的班克斯 (BANKSY)的市场需求也在急速上升,售出超过500件作品(与上一年度相比增长了71%)。其所售作品主要为版画(占拍品的74%),大部分的价格区间和谢帕德·费瑞的作品一样,具有很强的吸引力。

当代艺术家拍卖总成交量Top 20 (2017/18)

艺术家 总成交额(美元) 总成交量 最佳拍卖纪录(美元)
1 谢帕德·费瑞 (Shepard FAIREY (1970)) 1,064,648 $ 675 93,994 $
2 班克斯 (BANKSY (1974)) 9,898,703 $ 478 928,765 $
3 村上隆 (Takashi MURAKAMI (1962)) 18,363,658 $ 457 8,826,036 $
4 凯特·哈林 (Keith HARING (1958-1990)) 24,331,489 $ 419 4,212,500 $
5 KAWS (1974) 15,316,727 $ 363 1,259,927 $
6 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 (1959)) 35,070,152 $ 339 2,932,574 $
7 达米恩·赫斯特 (Damien HIRST (1965)) 29,230,253 $ 328 4,412,500 $
8 贡巴斯 (Robert COMBAS (1957)) 5,837,186 $ 244 220,338 $
9 彼得·豪森 (Peter HOWSON (1958)) 347,965 $ 197 62,309 $
10 昆特·福格 (Günther FÖRG (1952-2013)) 10,838,045 $ 192 727,956 $
11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1958)) 2,053,881 $ 185 172,881 $
12 威廉姆·肯特里奇 (William KENTRIDGE (1955)) 4,419,247 $ 151 384,261 $
13 杰夫·昆斯 (Jeff KOONS (1955)) 40,792,093 $ 149 22,812,500 $
14 巴斯奇亚 (Jean-Michel BASQUIAT (1960-1988)) 256,098,080 $ 125 45,315,000 $
15 Renato Natale CHIESA (1947) 88,643 $ 119 4,958 $
16 罗伯特·梅普勒索普 (Robert MAPPLETHORPE (1946-1989)) 4,628,828 $ 115 726,435 $
17 Norman Clive CATHERINE (1949) 242,071 $ 103 44,466 $
18 罗伯特·隆戈 (Robert LONGO (1953)) 5,038,834 $ 100 555,000 $
19 乔治·康多 (George CONDO (1957)) 49,248,967 $ 100 6,162,500 $
20 翠西·艾敏 (Tracey EMIN (1963)) 1,473,136 $ 100 215,933 $
© Artprice.com

本名布莱恩·唐纳利的艺术家KAWS的作品“Skully”(即海盗骷髅头)也大受欢迎。其成交量上涨了142%,让KAWS登上了成交量第五名的位置。KAWS不断推动艺术和大众商品的边界,既创作大型雕塑,也生产限量版的“艺术公仔”(500到1,000件不等),秉持日本艺术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公司)的工厂精神,让“大众得以接触到艺术”,后者是本年度拍品成交量排名第三位的艺术家(2017/2018年售出457件作品)。KAWS的骷髅头不仅是一个时尚现象(与奢侈品牌合作的胶囊系列、包括T恤和篮球鞋在内的衍生品、与坎耶·韦斯特和法瑞尔·威廉姆斯等歌手的合作系列),也是一个市场现象,特别是在法瑞尔·威廉姆斯将其推荐给画廊老板贝浩登后。其价格上升的速度之快,让其涨幅显得尤为惊人。10年前还未在二级市场上现身的这位艺术家现如今能将一幅估价低于35万美元的画作卖出1,200万美元的价格(《Keep Moving》,伦敦富艺斯,2018年3月9日)。其成交价最高的八幅作品均为2017年夏天到2018年夏天之间在伦敦、香港和纽约拍出。

Kaws拍卖总成交额演进

Kaws拍卖总成交额演进

其他艺术家凭借优异的拍卖表现和全新拍卖纪录脱颖而出,跻身全球500强。本年度大获成功的艺术作品丰富多元,既包括乔治·康多 (George CONDO)、塞西莉·布朗 (Cecily BROWN)、马克·布莱德福特 (Mark BRADFORD)的绘画,也包括罗伯特·戈伯 (Robert GOBER)、安东尼·葛姆雷 (Antony GORMLEY)和弗朗茨·韦斯特 (Franz WEST)的雕塑。

绘画领域的升值状况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是本年度表现最为优异的艺术家之一。4,900万美元的年收入让其晋升至全球排名第四位,仅次于巴斯奇亚、多伊格和斯汀格尔,而去年,他仅以1,300万美元的收入排名全球第19位。

康多作品在公众面前的几次曝光是其取得优异表现的关键:去年,富艺斯为康多举办了一次重要的展览(《George Condo: The Way I Think》,2017年3月11日-6月25日),并将其登上2018年2月的纽约盛大拍卖会的目录册封面。3月,苏富比继续接力,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时间举办了一场康多/毕加索展览(《Face-Off: Picasso / Condo》,2018年3月16-31日)。该展览以“两位天才的相遇”为宣传口号,大举提升了康多在香港的知名度,康多也正是在这里取得了首批不错的拍卖成绩。2017年11月,其画作《藍裙女子》在估价居高的情形下,最终以高于估价两倍的150万美元在香港富艺斯成交。之后康多不断书写辉煌,又拍出了8件百万等级的作品,其中有一件也是在香港成交。

乔治·康多的名字在本年度《当代艺术品拍卖百强榜》中出现了四次,尤其是其创下的610万美元的全新纪录,是佳士得纽约在去年5月17日提供的估价的两倍之多。他以名为《Nude and Forms》向毕加索的立体主义致敬的画作,在3月份的香港展览中拍出。

尽管康多和让-米歇尔·巴斯奇亚同时期开始活跃于纽约(正是后者劝说康多定居纽约),但其身价积攒的速度未及他的友人。直到10年前,康多才拍出自己的首个百万等级作品,这比巴斯奇亚晚了20年(康多的《Tumbling Heads》于2008年5月15日由菲利普斯拍卖行在纽约以1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这项个人纪录引发了之后其作品价格的急速攀升,自2000年迄今,康多的价格指数上升了2,100%。

乔治•康多价格指数演进

乔治•康多价格指数演进

塞西莉·布朗 (Cecily BROWN)的作品在一年的时间内共计拍出2,700万美元……比上一年度多出2,000万美元。身价的剧增让这位艺术家的世界排名从第23位跃升至第14位。在一年的时间里,她的个人拍卖纪录上涨了400多万美元,在5月16日(苏富比纽约)拍出的作品《Suddenly Last Summer》达到了巅峰的670万美元。布朗的内脏主题画作售价甚至时而超过康多的立体主义绘画。

美国艺术家马克·布莱德福特 (Mark BRADFORD)的升值尤为引人注目,其年度拍卖收入从1,600万美元跃升为4,010万美元,世界排名第九,仅次于杰夫·昆斯 (Jeff KOONS)(4,070万美元)。布莱德福特在2018年三度创下个人拍卖纪录,其中价格最高的一幅为富艺斯拍出的大型画作(《Helter Skelter I》,2018年3月8日,伦敦),成交价接近1,200万美元。布莱德福特在去年威尼斯双年展的美国馆引发轰动,毫无疑问已成为最为成功、最受追捧的当代艺术家之一。

马克·坦西 (Mark TANSEY)也实现了惊人的增长,从162名跃升为24名(从86.1万美元上升至1,500万美元)。在2017年经历大幅下跌后,这位美国画家的市场开始重拾活力,并在纽约创下个人拍卖纪录:其作品《Source of the Loue》于1988年在苏富比的一场慈善拍卖中以19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到2003年,该作仅被估价为60万美元。而今年,这幅画作已经飞涨至740万美元(苏富比,2018年5月16日)。

雕塑领域的升值状况

对安东尼·葛姆雷 (Antony GORMLEY)来说,这也是硕果累累的一年。他以1,940万美元的成绩超越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就在去年,其拍卖收入还仅为550万美元。2017年10月6日,葛姆雷以一件8.5米长的雕塑《天使 I》在佳士得伦敦拍出690万美元的个人纪录。创下纪录的这件作品是当代雕塑中富有代表性的一件,其主题与英国迄今最大的一件雕塑作品一致(《北方天使》(Angel of the North),200吨,20米高,54米长,坐落于盖茨黑德),葛姆雷正是凭借《北方天使》获颁大英帝国勋章,以表彰其对雕塑领域做出的贡献。这样一件具有重要意义的作品即便多拍出几百万美元的价格也不足为奇。不过它巨大的尺寸显然也让一部分竞拍者望而却步……

同样占据突出历史地位的罗伯特·戈伯 (Robert GOBER)也在今年取得了个人拍卖新纪录:他在90年代初期创作的一件代表作以720万美元成交。戈伯的纪录在10年内翻了一倍。2014年,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戈伯回顾展,让戈伯的人气就此一路高升。过去12个月内,戈伯的拍卖收入达到740万美元,位列全球第39名。

弗朗茨•韦斯特拍卖总成交额演进

弗朗茨•韦斯特拍卖总成交额演进

奥地利艺术家弗朗茨·韦斯特 (Franz WEST)的市场自其摘得威尼斯双年展(2011年)的金狮奖后便一路高企,该奖项就颁发于他逝世(2012年)前不久,以表彰他整个艺术生涯。韦斯特的年度拍卖收入映证了他在2017年5月创下的一项纪录,其代表作《Sisyphos IX》 在今年以85.5万美元的价格由苏富比拍出(纽约,2018年5月16日)。弗朗茨·韦斯特的致敬展览逐年举办。继瑞士高古轩的展览(2017年9月22日-12月16日)之后,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也举办了韦斯特的回顾展(2018年8月12日-12月10日)。2019年,展览将移师伦敦的泰特现代艺术馆。

本年度雕塑作品的最高价出自杰夫·昆斯 (Jeff KOONS)之手,2005年从高古轩画廊购入的其作《Play-Doh》以2,280万美元拍出。《Play-Doh》为彩色铝合金材质,以彩色粘土颜料堆叠而成,高达三米多。凭借这幅作品,昆斯的年度拍卖收入为4,070万美元,继续位居全球前十榜单(排名第八)。不过,相比于昆斯往年的表现,4,070万美元的收入实际上是下滑的结果。三年前,昆斯的成交量比如今少得多(2014/2015年仅成交83件,2017/2018年成交149件),但拍卖收入达到了9,380万美元。如今,昆斯的市场不仅主要由版画和小艺术品构成(占据总成交量的80%),而且其大型雕塑作品的价格也出现了下跌。例如,2016年5月10日以680万美元售出的不锈钢大龙虾作品,在2018年5月17日只能卖出540万美元……其另一幅作品以140万美元成交,也显现了市场对昆斯热情的明显减退。

杰夫•昆斯价格指数演进

杰夫•昆斯价格指数演进

拍卖收入波动起伏,多头主导的市场稀释,充满争议的事件(尤其是昆斯向法国赠送的《郁金香花束》,以及未向收藏家Steven Tananbaum交货等事件)……杰夫·昆斯经历了毁誉参半,但他不是唯一的一个。数位明星艺术家都在今年表现欠佳。这背后的原因纷繁复杂。

苟延残喘

和杰夫·昆斯一样,达米恩·赫斯特 (Damien HIRST)也是2000年代引爆拍卖市场的明星艺术家之一。两人的作品迅速飙升至天价,但今天,他们的市场都有所萎缩。达米恩·赫斯特的价格指数自热潮过后有了显著下降,较2008年的巅峰时期下滑了84%。尽管今年佳士得以440万美元拍出了一只保存在甲醛玻璃箱里的的绵羊,苏富比也以130万美元拍出了一幅“蝴蝶画”(分别为2018年5月17日拍出的《迷途的羔羊》和2018年3月7日拍出的《Loving You》),达米恩·赫斯特在12个月的时间里依然只售出这两件百万等级的作品,而2008年这个数字是65。

随着时间推移,身价最高的艺术家也可能经历拍卖收入的跌宕起伏,年收入可能会减半,甚至萎缩三分之二。他们人气下跌、个人纪录始终未被刷新的原因主要是没有重要作品上拍,与买家的好恶关系甚小。

拍卖总成交额负成长Top 10 (2017/18 vs. 2016/17)

艺术家 2017 / 18年度(美元) 2016 / 17年度(美元) Δ
1 凯特·哈林 (Keith HARING (1958-1990)) 24,331,489 $ 35,006,680 $ -30 %
2 曾梵志 (1964-) 20,282,825 $ 31,099,780 $ -35 %
3 安塞姆·基弗 (Anselm KIEFER (1945)) 15,211,978 $ 23,999,435 $ -37 %
4 艾德里安·格尼 (Adrian GHENIE (1977)) 11,228,881 $ 28,287,718 $ -60 %
5 马克·格罗蒂扬 (Mark GROTJAHN (1968)) 9,744,810 $ 39,046,320 $ -75 %
6 托马斯·舒特 (Thomas SCHÜTTE (1954)) 8,883,570 $ 14,926,572 $ -40 %
7 肖恩·斯库利 (Sean SCULLY (1945)) 7,427,785 $ 11,971,151 $ -38 %
8 罗中立 (1948-) 4,568,456 $ 9,803,167 $ -53 %
9 艾未未 (1957-) 3,702,757 $ 7,082,723 $ -48 %
10 麦克·凯利 (Mike KELLEY (1954-2012)) 3,613,359 $ 5,980,107 $ -40 %
© Artprice.com

罗马尼亚奇才画家艾德里安·格尼 (Adrian GHENIE)从全球排名第11下跌至第30。在2016和2017年间,格尼的作品价格经历了疯涨,身价趋于稳定,但相比去年,其本年度成绩缩水了60%(1,100万美元,相比去年的2,800万美元)。格尼暴跌的主要原因是面对其作品的高昂价格,买家也相应有了更高的要求。当竞拍者打算以远超高级别估价的价格收入其代表画作时(如2018年5月17日在富艺斯拍出的《Elvis》 ,估价35万美元,最终成交价51.9万美元),他们不再会考虑那些不够重要或是被哄抬的作品(有五幅画作贬值)。谨慎如今已成为投资的必要考量。

在经历了一个成功的年度(2016/17)后,尤其是创下了前所未有的1,670万美元纪录(《« Untitled (S III Released to France Face 43.14) »》)后,美国抽象艺术家马克·格罗蒂扬 (Mark GROTJAHN)从全球排名第5的位置下滑至第35位,其拍卖总成交额下滑了75%。2017/18年,他售价最高的画作仅以180万美元成交(佳士得,伦敦,2017年10月6日,《Untitled (White Butterfly)》;2013年6月26日,《Untitled (White Butterfly)》在苏富比伦敦的成交价为54.1万美元)。这幅画作价格在五年的时间里还是翻了三倍。

可以说,买家对这位市场上举足轻重的艺术家的喜爱并未削减,自2006年进入拍卖市场以来,其价格指数已经增长了570%。

和格罗蒂扬一样,中国艺术家(艾未未)的排名也下滑了30名,拍卖总成交额几乎减半(-48%)。不过值得安慰的是,其绝大部分代表作均找到了买家,只有一件除外。艾未未的拍卖总成交额缩水,主要是因为市场上鲜见其重要代表作。今年,艾未未在国际艺术舞台上的主要现身方式不是拍卖,而是更具政治意味,非商业意味的举动,如他的纪录片《人流》,耗费一年的时间,聚焦6,500万全球难民。2018年下半年,艾未未将在加州连续举办三场展览,重新投入商业市场,三场展览的举办地点分别为好莱坞的杰弗里·德奇画廊(《Zodiac》,2018年9月29日-2019年1月5日)、比弗利山庄的UTA Artist Space(2018年10月4日起)和Marciano基金会(《Life Cycle》,2018年9月28日—2019年3月3日)。

艾未未拍卖总成交额演进

艾未未拍卖总成交额演进

全球收入下滑幅度前十位的榜单中,中国艺术家占比颇多。除艾未未(所有中国艺术家中全球影响力最大的一位)外,本年度拍卖总成交额下滑的前20位艺术家中,有8位中国人。他们其中有半数没有或很少出现在国际市场上(史国良林永松刘丹罗中立)。其市场局限于中国国内,作品价格并未得到西方的认可。

然而,艺术家的身价部分有赖于国际市场对其的需求活力,而这又取决于画廊的影响势力、主流展会上的反复曝光度以及博物馆的蓄力。同时,观察艺术家背后是哪家画廊也很重要……美国艺术家乔纳斯·伍德 (Jonas WOOD)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2015年,伍德在伦敦高古轩举办首个个展后,身价开始迅速飙升。今年,这家“身价推手”知名画廊在当代艺术品拍卖会举办期间,在纽约展出了伍德的版画作品(2018年4月5日-5月25日)。乔纳斯·伍德的拍品价格因而实现大涨,于5月18日在佳士得创下了个人拍卖纪录。最终成交价达到230万美元,远超55万到75万美元的估价( 《Maritime Hotel Pot with Aloe》)。毫无疑问,高古轩的顾客的涌入对伍德的市场做出了巨大贡献。劳拉·欧文斯 (Laura OWENS) 的作品也经历了相同的状况,五年前她与加文·布朗画廊开始合作。很快她的作品价格就实现了飞升:2015年超过10万美元,2016年超过30万美元。到2017年,欧文斯在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举办展览,让她的作品跨过了百万美元的大关(《Untitled》,180万美元,远超20万到30万美元的估价,2017年11月16日,苏富比纽约)。

在当代艺术品高端市场上,市场的活力主要倚赖于极少部分艺术家,同时也取决于市场上一小撮富有影响力的参与者。

使用此网站即表示您接受使用cookies进行更好的、更有系统性的分析。 更多详情, 隐私条款及个人资料保护章程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