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您能够顺利使用网站所有功能,请您启动Cookie(数据包)设定。

概述:当代艺术市场的表现

2017年5月,当代艺术品市场创下1.105亿美元的轰动性成交纪录,就此转向复苏,已连续第三个季度实现增长。当代艺术品市场得以稳步发展,既归功于市场对当代知名艺术家持续高涨的需求,也离不开数目繁多的拍品和格外利好的经济形势。

一切指数指向积极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标志当代艺术品市场健康状况的四项重要指数头一次在过去的12个月里均表现出积极态势:

  • 全球交易额上涨19%,达19亿美元
  • 艺术品成交数量增长17%,共计成交量66,850件
  • 全球流拍率稳定在39%
  • 当代艺术作品价格指数增长18.5%

标志艺术品市场发展的三项重要指数实现惊人同步的增长 —— 增长速度均接近18% —— 这表明了当代艺术品拍卖市场迅猛而极其稳健的发展态势。

当代艺术拍卖市场表现演进

当代艺术拍卖市场表现演进

增长态势愈渐稳定

过去12个月纪录的66,850笔交易昭示着市场前所未有的活跃。自2000/01年度至今,拍卖成交量增长了5.5倍。同一时期的拍卖收入从1.03亿美元增长到19亿美元,增幅达1,744%。当代艺术品的平均成交价也从21世纪之初的8,400美元跃升为今天的2.8万美元,其中在2013/14年度达到了巅峰的3.88万美元。

当代艺术品市场由此经历了飞速增长。收藏家们对包括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吕西安·史密斯(Lucien SMITH)、克里斯蒂安·罗莎(Christian ROSA)、陶巴•奥尔巴赫(Tauba AUERBACH)和帕克·伊藤(Parker ITO)等在内的新一代艺术家的热情前所未有地高涨,但热潮过后,这些艺术家难于维系骤然提升的作品价格。2013/14年度(尤其在纽约和香港),众多一流当代艺术家也创下令人叹为观止的拍卖纪录,但之后再未企及同样的高度:包括杰夫·昆斯(5,840万美元)、曾梵志(2,330万美元)、张晓刚(1,200万美元)、韦德·盖顿(Wade GUYTON, 600万美元)、罗斯玛丽·特罗克尔 (Rosemarie TROCKEL, 500万美元)等。

杰夫•昆斯在拍卖市场总成交额演进

杰夫•昆斯在拍卖市场总成交额演进

当代艺术品市场的重组当需花费三年的时间,但如今已经拥有更坚实的基础。当代艺术品的价格恢复增长,拍品数量也大幅增加,让市场可以进行更优质的筛选。稳定在39%的流拍率保证了市场的平衡。而确认当代艺术品市场重新迎来增长、收藏家的信心重回最佳状态的标志事件,便是杰夫·昆斯拍出2014年以来的个人最高成交纪录,也即本年度的第三好价。

当代艺术的全新地位

当代艺术品的总成交量占据纯艺术品的14%,总成交额占比12%,无论是交易收入还是成交量,均超越了古典大师作品和十九世纪艺术品。然而当代艺术品尚不能与战后艺术和现代艺术抗衡,后两者贡献了全球艺术品市场68%的收入。

各创作时期总成交额之市场占比 (2017/18年)

各创作时期总成交额之市场占比 (2017/18年)

当代艺术品市场上的另一项优势是越来越为丰富的拍品:在过去的12个月里,有20,335名在1945年后出生的艺术家完成了至少一笔拍卖。这一数字是2000/01年度(4,100名当代艺术家)的近5倍,也比2013/14年度超出18%。

大部分艺术家(53%)仅完成一笔交易;如由ARNDT画廊代理的印尼艺术家汉迪威曼·沙普塔拉(Saputra HANDIWIRMAN) 在今年仅拍出一幅画作,但该画成交额达到31.86万美元。而部分当代艺术家在过去的12个月里的拍卖成交量则颇为丰硕:

成交量最大的艺术家通常拍出了大量平价作品。每年都有贡巴斯的小幅画作以不到5,000美元的价格售出,荒木经惟(Nobuyoshi ARAKI)的宝丽来作品也持续以不到1,000美元的价格成交。

总体而言,当代艺术品的价格结构与艺术品市场上的其他板块并无二致。90%的当代艺术品价格不超过2.24万美元(含佣金),而超过10万美元的作品只占总成交量的3%。

当代艺术品市场结构分析(2017 – 2018)

X% 的作品 成交金额低于…(美元)
100 % 45,315,000 $
99 % 382,006 $
98 % 163,445 $
97 % 100,726 $
96 % 71,084 $
95 % 53,233 $
90 % 22,400 $
80 % 8,053 $
70 % 3,922 $
60 % 2,151 $
50 % 1,242 $
40 % 762 $
30 % 477 $
20 % 289 $
10 % 149 $
© Artprice.com

高端市场的集中

全球当代艺术市场上,伦敦、纽约、北京和香港以17%的成交量集中了82%的交易额。这一集中趋势较于整体艺术市场其他板块(该四座城市以14%的成交量共获取78%的总拍卖收入)略为显著。至少从收入来看,当代艺术品市场依旧局限于这些大都市。纽约仅成交3,300件作品,也即美国市场总成交量的28%,却贡献了该国95%的拍卖收入。相比之下,达拉斯的成交量占据了美国的10%,但交易额仅占据全国的1%不到。

巴黎(售出5,000件拍品)和伦敦(4,200件拍品)的交易量均超过纽约,但纽约毫无疑问仍是高端市场上最重要的大都会。在《当代艺术品拍卖百强榜》中,有40%,包括前三名,均在曼哈顿成交。伦敦也不甘落后,共有34件作品拍出250万美元以上的价格。英国首都依然是众多欧洲顶尖艺术家(彼得·多伊格、鲁道夫·斯汀格尔、安东尼·葛姆雷等)的第一大市场,在最火爆的美国当代艺术大师作品方面也与纽约分庭抗礼。让-米歇尔·巴斯奇亚、马克·布莱德福特乃至乔治·康多的大量作品都在伦敦进行拍卖。

众多知名画廊同时扎根纽约和伦敦(如赛迪HQ、Simon Lee、佩斯、玛丽安·古德曼画廊等),这毫无疑问促进了这两大英语国家之间的联系,让当红的艺术家得以更快捷地销往大洋彼岸。这一局面形成了良性的协同效应,让诸多艺术家的市场规模瞬间翻倍,从而实现身价的迅猛增长。

要理解当代艺术品成交纪录的持续攀升(最终由五位艺术家进行角逐),就必须认识到纽约(以及紧跟其后的伦敦)在全球当代艺术品市场上的主导地位。2017年5月,日本收藏家前沢友作以1.105亿美元的价格购入了让全球收藏家垂涎的画作:让-米歇尔·巴斯奇亚的《无题》(1984)。正是所有收藏家在纽约的直接竞争局面,将作品推向了这项惊天纪录。

当代艺术拍品缔造新纪录史

当代艺术拍品缔造新纪录史

包括巴黎在内的部分城市显然很希望在伦敦和纽约之外形成一个全新的全球当代艺术品高端市场联盟。不过香港凭借优越的地理位置以及法律制度方面的天然优势,似乎拥有最大的胜算。法国因为毗邻英国,并没有渠道拓展一个全新的市场,容纳其他收藏家。而香港则是一个庞大市场的绝佳入口。它是连接西方和亚洲的一座桥梁,影响不仅辐射中国大陆,也布及印度和整个东南亚。纽约、伦敦和香港三地可以接触到全球所有大藏家,从而将美国、欧洲和亚洲的市场汇聚成流,诸多画廊也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英国拍卖行富艺斯因此选择了在香港设立拍卖中心,而非巴黎或北京。2018年第一季度,这家全球第三大当代艺术品拍卖行在香港创造了7%的交易额。在今年举办的三场拍卖会上,富艺斯汇集了亚洲和西方最优秀的当代艺术作品,为张晓刚、乔治·康多、方力钧、奈良美智、村上隆、KAWS、克里丝汀·艾珠乃至巴斯奇亚的作品取得了优异的成交价格。

富艺斯当代艺术品拍卖总成交额演进

富艺斯当代艺术品拍卖总成交额演进

英语国家的三大拍卖行继续垄断全球当代艺术品市场:苏富比(交易额在全球占比28%)、佳士得(26%)和富艺斯(15%)。其中富艺斯于2018年5月17日在纽约以4,50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让-米歇尔·巴斯奇亚的作品《Flexible》(1984),创下本年度最高成交纪录,前所未有地彰显了其在当代艺术品高端市场举足轻重的地位。

六家中国拍卖行今年再度名列全球十大当代艺术品拍卖行。中国嘉德于2018年6月19日举办的盛大拍卖会,虽仅售出29件拍品,却共计成交超过4,000万美元。在此帮助下,中国嘉德超越保利国际(在北京和香港均设有公司),再次在该板块坐上中国头把交椅。该场拍卖创下了两项个人最高纪录,分别为以670万美元成交的周春芽作品《山石图》(1992)和以380万美元成交的艾轩作品《有志者》(1980),此外陈逸飞的三幅画作也共计拍出了近700万美元的价格。

全球拍卖公司Top 20 – 2017 / 2018

拍卖公司 总成交额(美元) 总成交量 最佳拍卖纪录(美元)
1 苏富比 533,709,547 $ 2,443 30,711,000 $
2 佳士得 480,510,215 $ 3,001 22,812,500 $
3 富艺斯 290,408,446 $ 1,895 45,315,000 $
4 中国嘉德 108,017,151 $ 669 22,640,280 $
5 北京保利 74,744,711 $ 690 4,437,459 $
6 北京匡时 33,943,228 $ 212 3,304,709 $
7 荣宝拍卖 16,632,601 $ 462 718,985 $
8 上海匡时 16,482,640 $ 115 8,826,036 $
9 杭州佳实 16,134,691 $ 31 5,751,438 $
10 北京翰海 13,208,466 $ 637 1,183,322 $
11 首尔拍卖 11,044,370 $ 157 3,331,097 $
12 艾德拍卖 10,418,102 $ 791 552,772 $
13 罗芙奥 8,346,666 $ 140 1,504,752 $
14 邦瀚斯 7,933,315 $ 637 550,571 $
15 北京华辰 7,921,581 $ 130 2,088,216 $
16 每日拍卖 7,191,513 $ 1,301 721,422 $
17 中诚国际 6,953,902 $ 135 1,249,747 $
18 西泠拍卖 6,473,963 $ 193 847,550 $
19 Grisebach 5,978,695 $ 246 1,009,928 $
20 北京乔禧 5,425,734 $ 44 633,960 $
21 SBI Art 5,269,302 $ 567 577,218 $
22 多禄泰 5,067,786 $ 337 508,249 $
23 Ketterer Kunst 4,952,890 $ 137 780,147 $
24 K-Auction 4,859,824 $ 130 796,720 $
25 海瑞得 4,408,149 $ 1,015 200,000 $
© Artprice.com

美国、英国和中国的统治地位

美国毫无悬念地稳居全球当代艺术品市场第一的位置,但纽约的霸主势力在今年略有萎缩。美国市场越来越多地集中于现代艺术品(尤其是2018年5月举行的洛克菲勒藏品拍卖会),2017年11月达芬奇的《救世主》创下的拍卖纪录更是标志性的事件。因此,和上一年度相比,美国当代艺术品市场的成交额下滑了16%。事实上,2016/17年度以7.05亿美元占据全球44%拍卖收入的美国在今年仅创造6.12亿美元的收入,全球占比32%。

英国(5.45亿美元)和中国大陆(2.98亿美元)则均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分别上涨了55%和15%。伦敦成功重拾高端市场:今年伦敦售出了86件价格超过100万美元的当代艺术品,去年的数字为53件。

拍卖市场总成交额之地理分布 (2017/18年)

拍卖市场总成交额之地理分布 (2017/18年)

大中华地区(包含香港和台湾)的市场占比稳定在26%,营收4.8亿美元。陈逸飞成为本年度拍卖收入最高的中国艺术家,在12个月的时间里累计收入4,700万美元,超越张晓刚(2,250万美元)和曾梵志(2,030万美元),在过去的几年里,后两者的拍卖收入呈现缓速下滑之势。陈逸飞的画作《玉堂春暖》(1993)就是其作品大幅增值的明证,该作历经三次拍卖:1993年的21.5万美元,2006年的140万美元和2017年12月19日由中国嘉德在北京拍出的2,260万美元。最终的成交价格创下了这位在2005年逝世、享年59岁的画家的个人纪录。超现实主义绘画在中国颇受欢迎,其代表人物包括陈逸飞(Artprice当代艺术家排名第五位)、王沂东(第88位)、杨飞云 (第330位)和徐青峰 (第403位)。

法国当代艺术品在过去12个月的时间里也取得了7,100万美元的不俗成绩,增幅达81%。法国的交易额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2017年10月20号到21号由佳士得举办的《尚・弗朗索瓦与玛丽・阿琳・普拉特伉儷珍藏》(COLLECTION JEAN-FRANÇOIS & MARIE-ALINE PRAT)拍卖会。该场拍卖会在两天的时间里售出172件当代艺术品,总成交价达4,660万美元,其中让-米歇尔·巴斯奇亚的作品《吉姆·克劳》(1986)以1,770万美元成交,成为全场之冠。

在欧洲,德国(+40%)、意大利(+31%)和比利时(+27%)分别在全球当代艺术品市场仍占据第五、第七和第十的位置。安东尼·葛姆雷的作品《Gut V》(2002)于2017年11月29日由Blindarte拍卖行在那不勒斯拍出40.1万美元的好价;2018年3月24日,理查德·欧林斯基的《Wild carved Bear》由Louiza拍卖行在布鲁塞尔拍出68.5万美元的纪录;尤为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6月1日,安塞姆·基弗的作品《Für Velimir Chlebnikow》(2004/2005)由Grisebach拍卖行在柏林以100万美元售出,此三件作品成为本年度法国之外的欧洲当代艺术品市场上的最高交易纪录。

此外,还有一些国家为全球增长做出了贡献:

  • 日本:+22%
  • 澳大利亚:+15%
  • 韩国:+15%
  • 南非:+25%
总成交额(美元) 总成交量 最佳拍卖纪录(美元)
1 美国 612,822,603 $ 11,481 45,315,000 $
2 英国 544,651,235 $ 8,683 21,594,014 $
3 中国 480,508,317 $ 5,694 22,640,280 $
4 法国 71,189,028 $ 7,542 17,680,936 $
5 德国 22,306,780 $ 3,319 1,009,928 $
6 日本 14,041,933 $ 2,066 721,422 $
7 意大利 12,761,068 $ 3,675 400,963 $
8 澳大利亚 10,497,898 $ 2,420 595,704 $
9 荷兰 8,165,285 $ 1,302 888,930 $
10 比利时 8,111,389 $ 1,796 684,431 $
11 韩国 7,933,976 $ 221 796,720 $
12 奥地利 7,667,872 $ 646 508,249 $
13 南非 6,125,481 $ 1,494 384,261 $
14 印度 6,115,436 $ 326 1,131,482 $
15 菲律宾 5,296,947 $ 485 314,760 $
16 新西兰 5,086,652 $ 1,267 219,268 $
17 波兰 5,064,021 $ 3,018 99,801 $
18 土耳其 4,603,456 $ 575 164,696 $
19 瑞士 4,601,564 $ 897 345,999 $
20 丹麦 3,686,852 $ 372 375,327 $
© Artprice.com

投资当代艺术

只有现代艺术,连同战后艺术一起,是长期内真正呈现总体良好表现的艺术创作时期。

2008年金融危机到来之前的五年内,整个艺术品市场经历了大幅增长。时间最近的两个创作时期(现代艺术与战后艺术)的作品价格增速超过了其他时期。高度乐观的金融市场和艺术品市场的全球化(伴随着中国进入)让达米恩·赫斯特、理查德·普林斯和岳敏君的身价实现了飞升。

各艺术创作时期之Artprice价格指数

各艺术创作时期之Artprice价格指数

当代艺术品价格在金融危机期间下跌了25%,并在过去的几年里举步维艰。2015年起,尽管当代艺术作品表面上紧随战后艺术作品的脚步,但其价格指数自21世纪初以来头一次开始与后者拉开明显差距。

在过去的九个月里,当代艺术开始了一段全新的鼎盛时期,力证新的艺术创作已成为艺术品市场的真正驱动力。

飞速增长(不到2年)的当代艺术作品 Top 5

第一次成交 第二次成交
艺术家 作品名称 成交金额(美元) 拍卖日期/公司 成交金额(美元) 拍卖日期/公司
雷蒙德·帕迪伯恩 (Raymond PETTIBON,1957) Untitled (Set Sail…)》 (1999) 13,602 $ 2015年05月30日 科隆伦佩茨 21,503 $ 2017年11月21日 伦敦苏富比
乔治·康多 (George CONDO,1957) Untitled》 (1986) 15,601 $ 2017年04月12日 伦敦苏富比 24,853 $ 2018年04月11日 伦敦苏富比
维克·穆尼斯 (Vik MUNIZ, 1961) 《红色玛丽莲梦露》(2001) 83,305 $ 2016年02月12日 伦敦佳士得 104,052 $ 2017年12月02日 台北罗芙奥
KAWS (1974) 《Pressure Parade》(2011) 125,000 $ 2016年05月12日 纽约苏富比 421,724 $ 2018年06月27日 伦敦富艺斯
肖恩·斯库利 (Sean SCULLY, 1945) Grey Red》(2012) 850,402 $ 2016年10月05日 伦敦富艺斯 1,587,366 $ 2018年03月08日 伦敦富艺斯
© Artprice.com

当代艺术品的波动性让这一时期的作品尤其适合投资。过去12个月的数据表明,当代艺术品的金融价值已经超越了战后艺术品。本年度增值幅度最大的十位艺术家反映了当代艺术品的长期表现。这些艺术家的作品从1990年代或2000年左右开始进行售卖,如今重新进入拍卖市场,价格涨幅令人叹为观止。理查德·普林斯的《单色的笑话》(Monochromatic Jokes)系列就生动诠释了当代艺术品的巨大金融潜力。2000年5月由苏富比在纽约以3.8万美元售出的《All I’ve heard 》(1988)于2017年11月以超过250万美元的价格再度拍出。该作的藏家在17年的时间里实现了6,550%的增值,年平均投资回报率(ROI)达28%。

作品涨幅最高Top 10

第一次成交 第二次成交
艺术家 作品名称 成交金额(美元) 拍卖日期/公司 成交金额(美元) 拍卖日期/公司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 (Wolfgang TILLMANS, 1968) Doing Well》(2001) 4,439 $ 2005年06月29日 巴黎艾德 71,456 $ 2018年04月17日 伦敦佳士得
彼得·多伊格 (Peter DOIG, 1959) Untitled》(1991) 8,150 $ 2002年02月08日 伦敦苏富比 246,218 $ 2017年10月05日 伦敦富艺斯
格伦·利根 (Glenn LIGON, 1960) Untitled (I remember the very day)》(1991) 10,200 $ 2000年11月15日 纽约苏富比 190,261 $ 2018年06月26日 伦敦富艺斯
芭芭拉·克鲁格 (Barbara KRUGER, 1945) We Are Public Enemy Number One》(1984) 10,925 $ 1999年05月18日 纽约佳士得 287,390 $ 2018年06月27日 伦敦苏富比
理查德·普林斯 (Richard PRINCE, 1949) All I’ve Heard》(1988) 38,125 $ 2000年05月18日 纽约苏富比 2,532,500 $ 2017年11月16日 纽约佳士得
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 1959) Fuck the Rotten World!》(2002) 46,875 $ 2011年05月11日 纽约苏富比 550,505 $ 2018年04月01日 香港苏富比
凯特·哈林 (Keith HARING, 1958-1990) Healing Hand》(1988) 60,500 $ 1994年02月23日 纽约佳士得 1,635,000 $ 2018年05月17日 纽约苏富比
格雷森·佩里 (Grayson PERRY, 1960) I Want To Be An Artist》(1996) 65,984 $ 2004年02月05日 伦敦苏富比 825,783 $ 2017年10月07日 伦敦佳士得
巴斯奇亚 (Jean-Michel BASQUIAT, 1960-1988) Jim Crow (吉姆‧克劳)》(1986) 136,367 $ 1992年12月03日 伦敦佳士得 17,680,936 $ 2017年10月20日 巴黎佳士得
马克·坦西 (Mark TANSEY, 1949) Source of the Loue》(1988) 233,000 $ 1988年05月02日 纽约苏富比 7,453,600 $ 2018年05月16日 纽约苏富比
© Artprice.com

当代艺术品市场的繁荣还有赖于全球大型画廊创造的巨大价值。马克·布莱德福特、乔治·康多以及赫尔文·安德森的作品如今已臻成熟,他们在过去15年间完成的优秀作品逐渐走入拍卖市场。十年前由Lurhring Augustine画廊在纽约购入的克里斯托弗·伍尔的作品《无题》(2007)首次上拍,以1,45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不过,当代艺术品价格的波动特征对于收藏家来说也不是全无风险。2013到2015年间,市场对部分美国年轻造型艺术家一时追逐,到今天,彼时受到诱惑的买家因此经历了沉重的打击。

作品跌幅最多Top 5

第一次成交 第二次成交
艺术家 作品名称 成交金额(美元) 拍卖日期/公司 成交金额(美元) 拍卖日期/公司
乌戈·罗迪纳 (Ugo RONDINONE, 1964) I don’t live here anymore》(2000) 12,000 $ 2005年06月06日 纽约菲利普斯 1,598 $ 2018年04月11日 伦敦富艺斯
BLEK LE RAT, 1951 Man Who Walks Through Walls (穿牆人)》(2007) 26,238 $ 2008年02月05日 伦敦邦瀚斯 6,401 $ 2017年11月21日 香港邦瀚斯
帕克·伊藤 (Parker ITO, 1986) Inkjet Painting #6 《喷墨画#6》》(2013) 46,895 $ 2014年07月01日 伦敦苏富比 4,800 $ 2017年10月01日 香港苏富比
雅各布•卡塞 (Jacob KASSAY, 1984) 《无题(Untitled)》(2010) 104,500 $ 2011年11月08日 纽约菲利普斯 10,000 $ 2017年09月28日 纽约佳士得
苏博德·古普塔 (Subodh GUPTA, 1964) 《无题(Untitled)》(2005) 466,980 $ 2008年11月30日 香港佳士得 75,000 $ 2018年03月01日 纽约佳士得
© Artprice.com

当代艺术品的表现表明,该板块是传统金融投资最重要的替代品之一,过去12个月,近1,000件拍品中就有一件是在当年度二次上拍的作品,年均收益率达到了8.1%。不过40%的当代艺术品在最近的两次拍卖中遭遇了贬值。收藏多样化依然是重中之重。2013年以10万美元投资一件雅各布·卡塞的作品,加上10万美元投资一件乔治·康多(市场价格波动最大的两位艺术家),到今天该投资组合的预期价值依然有50万美元(基于两位艺术家作品价格的演变计算,前者大幅贬值,后者则价格飞升)。

现如今,同一件作品两次进入拍卖市场的时间间隔平均仅有九年。

只有极少数作品在20年间都没有重新出现在拍卖市场上,亦没有经由画廊或艺术顾问转手再卖。据拍卖目录册显示,巴斯奇亚的《吉姆·克劳》和马克·坦西的《Source of the love》由各自的最后一位买家私下购入后,已经超过25年游离于拍卖市场之外。

Artprice当代艺术价格指数 Vs. 标准普尔500指数

Artprice当代艺术价格指数 Vs. 标准普尔500指数

当代艺术品市场的发展还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交易量的迅速膨胀。为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作品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流通,新作品也不断涌入市场。其他创作时期的作品则不得不面临着价格逐步稀释的局面:由于重要作品渐渐脱离市场,进入博物馆馆藏,其品质不可避免地趋于整体下降。

2018年第一季度当代艺术品价格指数回弹27%,让该板块拥有与股市长期抗衡的能力。2000年一月迄今,当代艺术品的价值总体上升88%,标准普尔500指数上升85%。在18年间,这两项指数的年均可比升值幅度达到3.5%。不过两项指数极为不同的波动曲线显示,当代艺术品市场与金融市场的相关性微乎其微。当代艺术品不仅和美国股票一样表现优异,同时也可以帮助实现投资的多样化。

使用此网站即表示您接受使用cookies进行更好的、更有系统性的分析。 更多详情, 隐私条款及个人资料保护章程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