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 Man’s Land » (无主之地)

艺术界达到均势化。

"No Man's Land" - “无主之地”

“No Man’s Land”是2015年艺术界影响力人物、美国超级收藏家卢贝尔夫妇在迈阿密举行的一场女性艺术家作品展的标题。展出的百余位艺术家中不乏最受市场青睐的一些,比如尼基卡·奥库尼里·克罗斯比、瓦格希·穆图、苏·威廉姆斯、卡拉·沃克、塞西莉·布朗、草间弥生、马琳·杜马斯、卡迪·诺兰德、高野绫、辛蒂·雪曼、丹娜·舒茲,旨在增强女性在当代艺术界的份量。

依然是2015年,女性策展人兼作家Maura Reilly主导的一项研究再次对女性在艺术家遭受的偏见提出猛烈质疑。Maura Reilly6月份发表在《Artnews》的这篇研究,利用新的数据,重新唤起游击队女孩(Guerrilla Girls)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开展的工作,揭露艺术收藏界男性对女性的统治地位。她们的时代标语——女人一定要裸体才能进入大都会博物馆吗?——一语破的:女人只有在被男人描绘(通常是裸体)才能出现在博物馆。相反,女性的作品很难见诸于永久性收藏,临时展览中的代表性也不足。

女人一定要裸体才能进入大都会博物馆吗?(游击队女孩)

Maura Reilly的研究表明,2007至2014年纽约惠特尼美术馆举办的个人展览中女性只占29%,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占25%,MoMA 占20%,而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仅为16%。也有一些数据有改观。2000年,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没有做过一场女性艺术家专展,2014年这一比例为14%。

女性当代艺术家全球前十五强(2000-2019年)

艺术家 总成交额 成交量 成交纪录
1 辛蒂•雪曼 (1954-) 1.432亿美元 1,284 680万美元
2 塞西莉•布朗 (1969-) 1.128亿美元 229 680万美元
3 马琳•杜玛斯 (1953-) 1.001亿美元 708 630万美元
4 珍妮•沙维尔 (1970-) 6,060万美元 69 1,250万美元
5 朱莉•梅雷图 (1970-) 5,780万美元 150 560万美元
6 伊丽莎白•佩顿 (1965-) 4,230万美元 357 170万美元
7 罗斯玛丽•特洛柯尔 (1952-) 3,310万美元 469 500万美元
8 比特利茲•米拉塞斯 (1960-) 3,290万美元 116 210万美元
9 卡迪•诺兰德 (1956-) 2,800万美元 38 980万美元
10 翠西•艾敏 (1963-) 2,660万美元 767 430万美元
11 陶巴•奥尔巴赫 (1981-) 2,560万美元 118 230万美元
12 芭芭拉•克鲁格 (1945-) 2,210万美元 261 902,500美元
13 谢莉•莱文 (1947-) 2,140万美元 190 962,500美元
14 阿德里阿娜•瓦勒亚 (1964-) 1,960万美元 51 180万美元
15 丹娜•舒茲 (1976-) 1,870万美元 85 240万美元
© artprice.com

缩小性别差距

虽然女性在创作领域的存在感很强,甚至在美国艺术研究课程项目中占多数,她们的职业发展并不能与男性平起平坐。这种差距体现在艺术界的各个领域:从画廊代理到博物馆永久性收藏再到临时展览,女性艺术家的数量屈指可数。这导致比男性更少的媒体报道、更低的市场需求,以至于和男性艺术家的身价相比差距巨大。

Maura Reilly的研究发表之时,在世女性艺术家作品的最高成交价为710万美元,由Yayoi KUSAMA的一幅画作(《White No. 28》(1960年),佳士得纽约拍卖行)创造;而男性艺术家作品的最高成交价为杰夫·昆斯的一件雕塑创造的5,840万美元(《Balloon Dog》(橙色),佳士得纽约拍卖行)。两者相差5千多万……

后面几年,出于性别平等性和均衡性考虑,许多创举带来了一些积极改变,包括一些重量级展览(例如2016年MoMA的“Making Space: Women Artists and Postwar Abstraction”(制造空间:女性艺术家与战后抽象) 展览和伦敦Saatchi画廊的“Champagne Life”(香槟人生)展览);博物馆也调整了采购政策,比如旨在改善MoMA藏品男女比例的“MoMA女性计划”。

辛蒂·雪曼 《Untitled #92》,1981年

辛蒂·雪曼
Untitled #92》,1981年

C-Print
58.9*120.1厘米
© 辛蒂·雪曼, 感谢纽约Metro Pictures提供照片

文化殊荣的女性得主也原来越多,比如2016年的“高松宫殿下纪念世界文化赏”(相当于艺术界的诺贝尔奖)颁给了法国人安妮特·梅萨热,2017年的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则颁给了女性先驱艺术家Carolee Schneemann。2017年末,史尼曼的首个回顾展在美国举行(MoMA PS1)。

最吸金艺术家百强中有七位女性。

然而,近20年拍卖总结令人费解:才七位女性进入最吸金艺术家百强。与男性艺术家相比,巨大的身价差异顺理成章地体现在作品的销售收入上。在本报告总结“增长”的前一章,我们提到最吸金的女性艺术家辛蒂·雪曼位居25位,在其前面的24位为清一色男性,不过她的总成交额比起身价最高的男性差距甚远:事实上,雪曼的作品总成交额比昆斯(排行榜第一的在世艺术家)低了6.5倍,个人最高成交纪录更是低了13倍。

百强中的七位女性艺术家(总成交额,2000年对比2019年)

  • Cindy SHERMAN(美国)从260万美元增至370万美元(最高为2,230万美元,2014年)。
  • Cecily BROWN(英国)从24.155万美元增至2,250万美元。
  • Marlene DUMAS(南非)从2.6942万美元增至1,050万美元。
  • Jenny SAVILLE(英国)从0增至1,560万美元。
  • Elizabeth PEYTON(美国)从10.23万美元增至540万美元。
  • Rosemarie TROCKEL(德国)从12.52万美元增至76.64万美元(最高为880万美元,2014年)。
  • Beatriz MILHAZES(巴西)从0增至27.65万美元(最高位690万美元,2012)。

珍妮·萨维尔和塞西莉·布朗

部分女性艺术家在市场份额增长的同时,也在名人堂和艺术史中留名。在过去的20年里,市场也为之创造了良好条件。
2000年在拍品目录上完全不见踪影的Jenny SAVILLE 已是市场上备受热捧的艺术家。她以参加查尔斯·萨奇支持的“青年英国艺术家”运动走入公众视野,在2018年的表现尤其亮眼,成为全世界最贵的在世女性造型艺术家。她紧随David HOCKNEY 加冕最贵在世艺术家的步伐,其画作《支撑》(1992年)在苏富比伦敦拍卖行拍出1,250万天价。霍克尼的《Portrait on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1972年)斩获9,030万美元,超出萨维尔的纪录7,780万美元

珍妮·萨维尔在2018年成为最贵在世女性艺术家。

20年价格增幅最大的一位艺术家是Cecily BROWN 。塞西莉·布朗是高古轩画廊力推的英国女艺术家,在2017和2018年的年度排行榜中击败辛蒂·雪曼,成为当代艺术市场的重要女性代表。2018年,她的画作《Suddenly Last Summer》(1999年)创下680万美元纪录,而在2010年的时候才价值100万(苏富比)。这位常驻纽约的女性艺术家受到市场重量级推手查尔斯·萨奇和高古轩的力捧,这幅极富表现力的画作不负众望价值飙升。古根海姆博物馆、惠特尼美术馆、大都会博物馆、英国国家美术馆、泰特美术馆有幸在价格疯涨之前购进一些同类型的画作……

新生代

佳士得战后与当代艺术部前主席艾米·卡佩拉佐认为市场“比起过去50年,在近5年对女性而言稳步改善的速度更快” (引自“Taking the Measure of Sexism: Facts, Figures, and Fixes”,《Artnews》, 特刊《Women in the Art World》,2015年6月)。这种趋势在新生代艺术家那里得以印证,因为80后女性艺术家在艺术市场所占份额从14%升至31%。

新生代女性的数量更多。

在新兴一代中,Tauba AUERBACH(1981年生)尽管2010年才首入拍场,现已跻身全球第120名(2000-2019年)。这位美国女艺术家年纪轻轻就在国际上成名。2006年,她加盟杰弗里·戴奇(2010-2013年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旗下的纽约著名画廊。自此,最有实力的画廊(高古轩、Gladstone、Paula Cooper)以及最有名望的博物馆争相为她办展,特别是2012年MoMA为她举办的个展。她在美国和欧洲的展览有百余场,拍场对其作品的需求也愈发旺盛。她33岁那年(2014年)在拍场一战成名,一批估价在150万至190万美元的丙烯画作斩获了三个百万美元纪录。这一战绩在上世纪90年代只有可能出现在50岁以上的艺术家身上。但是,其价格显然攀升得过快,因为她的市场现在正显著放缓,一些质量上乘(估价高)的作品在近三年频繁流拍(见僵尸与鲨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