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您能够顺利使用网站所有功能,请您启动Cookie(数据包)设定。

时下流行

来杯茶吗?

是法国人,却在英国功成名就。劳拉·普罗沃斯特 (Laure PROUVOST)有着辉煌的艺术生涯和光鲜亮丽的履历表:她先是在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求学(电影),之后又进入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先是摘得Max Mara女性艺术家(2011),接着在白教堂美术馆举办了展览,之后更是摘得著名的特纳奖(2013)。她也成为首个摘得此项英国大奖的法国女性。自那之后,这位年轻的艺术家连续在纽约和巴黎举办展览(2014年在纽约的新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Ring, sing and drink for trespassing》展览,2018年在东京宫举办展览),其作品也被收入全球多个博物馆馆藏(包括塞纳河畔维特里的当代艺术中心、卢塞恩的Kunsthalle画廊和北京的红砖美术馆)。普洛沃斯特获选代表法国参加2019年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艺术界对她的热烈追捧还远远没有结束。

不过她在拍卖市场上的成绩未能体现艺术机构对她的认可……劳拉·普洛沃斯特的最佳成交价仅为1.2万美元,来自佳士得伦敦在2010年拍出的一件装置作品(《Look Behind The Curtain》,2017年3月10日)。其新近在伦敦上拍的一件作品尚处于被观望的阶段,该作在规格上属于小型作品,为100件复制制作的22厘米彩陶,估价仅为845美元,但买家们依然兴致寥寥(《A Wantee Teapot》,Forum Auction拍卖行,伦敦,2018年3月23日)。

这件取名《A Wantee Teapot》的上漆茶壶作品与艺术家在伦敦泰特不列颠美术馆的《Schwitters in Britain》展览上展出的装置作品《Wantee》其实是一脉相承的。《Wantee》(来杯茶吗?)的名字是为了影射达达主义画家库尔特•施维特斯 (Kurt SCHWITTERS) 妻子的外号,因为后者热衷于询问丈夫“想来杯茶吗?”为填充两杯茶之间的时间,“Wantee”开始加入陶瓷创作,因此这件虚构装置作品中出现了陶瓷元素。劳拉·普罗沃斯特还为此构思了一个与施维特斯家族相关的怪诞家族故事。正是这件装置作品为其赢下了特纳奖……事实上,这件小型陶瓷作品是以不到1000美元的价格购入这位年轻法国艺术家代表作的一个黄金机会。

是好,是坏,还是假?

2017年9月,艺术家马克·格罗蒂扬 (Mark GROTJAHN)在自己的instagram帐号上,就计划于2017年9月19日在《New Now》在线拍卖会上销售的一件作品对富艺斯拍卖行发出质询。他的质疑聚焦于一件估价在2万到3万美元、署名他创作的、名为《无题》(2010)的画作。他写道:”嗨,富艺斯。(请私信联系我),我不确定这幅画是我画的。无论如何,现在这样很糟糕。“

马克·格罗蒂扬是高古轩、Blume & Poe和Anton Kern等画廊代理的当红艺术家之一。但富艺斯上拍的这件名为《无题》(2010)的画作是“直接向艺术家本人购买的”,也就是说未通过画廊操作。这无疑加剧了公众的疑虑,但这种情况也不是未曾发生过。2017年5月17日在佳士得以1,680万美元成交的《Untitled (S III Released to France Face 43.14)》 (2011) —— 马克·格罗蒂扬的个人拍卖纪录 —— 就是向艺术家本人购买的。

出于谨慎,富艺斯下架了这件拍品……两个月之后,富艺斯在一场纽约拍卖会上再度推出了该件作品,既没有更换署名也没有更改估价,《无题》(2010) 最终以7.5万美元的高价成交。这幅起初被视为山寨的绘画作品最终被认定为真迹。尽管画作者予以否认,市场上的买家依然选择相信其品质。最终,马克·格罗蒂扬撤掉了instagram上的发帖。

部分当代艺术大师的需求高居不下,导致其作品价格不断飞升,这使得涌入了拍卖市场的作品在品质上参差不齐……每年有超过100件让—米歇尔·巴斯奇亚的作品上拍,其中三分之一都是纸上绘画。大型拍卖行关注的是其价格超过1,000万美元的核心作品,但遍布欧洲和美国的拍卖行还是会推出他的小型素描。这些小件作品可以让买家的藏品中加入一件大师名号,但也不应该完全无视其品质好坏进行购买。

回归自然的纽约

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期间,风格喧闹但在市场上十分低调的莎拉·卢卡斯 (Sarah LUCAS)代表英国参展,重新回归艺术舞台。这是前“英国青年艺术家运动”(YBA)人士(卢卡斯是其中的一员)辉煌的一年。2015年,达米恩·赫斯特 (Damien HIRST)在伦敦开设了私人美术馆,佳士得为YBA的成员克里斯·奥菲利 (Chris OFILI)、马尔科姆·莫雷 (Malcolm MORLEY)和查普曼兄弟 (Jake & Dinos CHAPMAN)(2015年6月29日在伦敦)拍出了个人最佳纪录。不过尽管在威尼斯大受好评,莎拉·卢卡斯未能和她的友人一样在拍卖市场受到欢迎……

佳士得为其作品《Drag-On》估价50万到70万美元,但最终未能如愿成交。没有买家对这个由上百只香烟组成的巨大吞火怪兽表现出坚决的购买决心。面对这个由薄纸和烟卷组成的雕塑难以保存的问题,收藏家逡巡不前,这更使得估价显得过于乐观。莎拉·卢卡斯确实不是为了满足市场需求而进行创作,这和她的朋友达米恩·赫斯特截然不同,后者深谙取悦市场以收获名声之道。

今天,莎拉·卢卡斯的市场跌宕起伏,尤其是近四年来,她几乎未在活跃的纽约市场上出现,而在2014年前她三分之一的年度拍卖收入都来自纽约(三分之二来自伦敦)。不过在美国的首个大型个展让莎拉·卢卡斯重新登上纽约艺术舞台。

卢卡斯在新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展览将持续到2019年1月20日,展览题名《回归自然》(Au Naturel),与她用床垫上的物件象征男女生殖器官的著名装置作品(1994)同名。《回归自然》展览回顾了莎拉·卢卡斯自八十年代末开始的一系列作品,包括她对物体和情景的挪用、她引发人们思考性别、身份、性和文化刻板印象的解剖学幻想。这是一个追寻本质、富有质询精神的展览,并将可能唤醒大洋彼岸一个惨淡的市场。

遭受攻击的俗艳王子

2018年1月,一批法国知识分子(皮耶‧阿法希、埃里克·阿赞、让-吕克·南希、乔治·迪迪-胡伯曼和让-克里斯托弗·巴伊)共同抵制了杰夫·昆斯 (Jeff KOONS) 为纪念2015年恐袭事件而赠送给巴黎市政府的“可耻礼物”。在《解放报》发表的公开信上,联合签署人认为这个所谓的无私礼物背后其实是一个商业项目。

三个月后,美国收藏家Steven Tananbaum因艺术家杰夫·昆斯和高古轩画廊未能交付三幅雕塑(《Balloon Venus》、《Diana I》和《Eros》)作品而起诉后两者,而这三件作品的高昂费用早从2013年起就已经付讫。这间知名画廊借口声称是因为制造商拖延,但原告和律师感觉陷入了庞氏骗局:新订单是用于支付旧订单。2018年6月,高古轩画廊和杰夫·昆斯提出了一项动议,最终导致原告撤诉。两者表示一直保持了向出资人通报交货进度,且从未确定最终交货日期。

今年,杰夫·昆斯以过去12个月实现的4,100万美元的成绩,在Artprice《全球前500强当代艺术家》位列第八。 他的作品《Play-Doh》(1994-2014)创下当代雕塑作品的最高交易纪录:2018年5月17日由佳士得在纽约以2,200万美元售出。四年前(2013/14),他成为全世界目光的焦点,拍卖收入达到了1.78亿美元。最近针对这位美国造型艺术家的攻击为他带来的曝光度,可能有利于他的经济收益。

不受欢迎的动物

自从胡安·米罗 ( Joan MIRO)于1936年在其雕塑(《Objet》)中加入一个鹦鹉标本后,动物就成为一项创作素材,而运用这项素材的方法如今有了日新月异的变化……莫瑞吉奥•卡特兰 (Maurizio CATTELAN)将松鼠标本做成自杀的模样(《Bidibidobidiboo》,1996年),达米恩·赫斯特 (Damien HIRST)将动物浸泡在甲醛中、将蝴蝶的翅膀粘住,威姆·德尔瓦 (Wim DELVOYE)给猪纹身,并在猪死后展出猪皮遗骸,让·法布尔 (Jan FABRE)制作的巨型外壳金龟子,和他进行的抛猫创作……许多当代艺术家十分精于在作品中运用动物。当艺术家采用的是已经死去的动物素材,其面临的道德问题相对轻微,但当艺术家运用活动物时,会引来激烈抗议。

今年,文化舞台已经上演了好几出这类争议。首先是《1989 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Art and China after 1989: Theater of the World)展览。2017年9月,动物保护组织针对展览中的几件作品对古根海姆博物馆高层提出激烈质询。第一件是徐冰 (XU Bing)的作品《一个转换案例的研究》(1994)拿猪的性本能做文章;第二件是孙原和彭禹 (SUN & PENG Yuan & Yu)的作品《犬勿近》,两头斗牛犬在视频中被捆绑在一起,因而无法抑制自己的攻击本能;最后一件是黄永砯 (HUANG Yongping)的《世界剧场》(1993)将数百只爬行动物和昆虫放在一个笼子里。根据生物法则,里面最弱小的动物最终会被其他动物吞食。该作品在最终的展出中没有使用动物。

几个月之后,在激烈的争议之中,艺术家阿岱尔·阿贝德赛梅 (Adel ABDESSEMED)决定从里昂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回顾展《L’Antidote》(2018年3月9日-7月8日)中撤下其代表作。他的视频装置作品《Printemps》 展示了二十余只爪子被悬挂起来的鸡被炙烤的过程,在展览开幕之夜引起了强烈的愤慨。

在这次事件中,抗议活动同样像野火一般在社交网络上蔓延开来,还引发了保护动物权益保护组织PETA(善待动物组织)对博物馆高层的激烈回应。他们喊出“动物不属于我们,我们不该拿动物娱乐。”的口号,要求禁止涉事作品,以及更大范围内的,在艺术圈禁止使用活动物进行创作。尽管阿岱尔·阿贝德赛梅和里昂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Thierry Raspail解释说冒着火焰的鸡是特效而非真实状况,博物馆还是从展览中撤除了这件备受批评的作品才平息怒火。言论自由不是艺术家的特权,博物馆屈服于舆论压力,反倒让这些受责难的作品名声大噪。

使用此网站即表示您接受使用cookies进行更好的、更有系统性的分析。 更多详情, 隐私条款及个人资料保护章程 OK